世事難兩全

    我二舅是個標準的“居家男人”,買菜、做飯、拖地、洗衣服、交煤氣水電費、修水管……凡是隸屬于家務范疇的事他全干,而且干得細致又周到,但是,家務上的“高大全”把他事業上的平庸襯得越發不值一提。

    二舅畢業后和很多同學一道分配到一家國企做了工人,畢業5年后,幾個同學不甘于工廠日復一日重復的工作,辭職下海了,可二舅覺得“平平淡淡才是真”,照樣安安分分地做工人;畢業十年后,留廠工作的另外幾個同學升職當了車間主任、廠長,二舅卻是一名兢兢業業的“高級工”。二舅媽經常絮叨他:“你瞧瞧你,哪兒有個男人樣啊,別的男人想的都是怎么掙大錢、怎么拼事業,而你呢,成天就惦記著家里哪兒有灰了該掃了,煤氣快欠費了該交了,我真是一點都指望不上你啊!”二舅似已聽慣了二舅媽的數落,只還以微微一笑,依舊樂樂呵呵地“醉心”家務。

    二舅媽一度覺得“這男人真是嫁錯了,這日子真沒法兒過了!”于是,她經常向我姥爺一口一個“你家兒子……”進行控訴,以“我要離婚,把孩子帶走”相威脅。姥爺為了保全二舅的家庭,把二舅叫到跟前狠狠地“教育”了一頓。

    二舅被姥爺教育過后,“煥然一新”,下班后不回家吃飯,而是去跟領導、同事聯絡感情;馬馬虎虎地做完家務,忙不迭地跑到書房去看職稱考試的書;利用業余時間找了一份兼職,忙得不亦樂乎,搞得家里的水電費長期欠費,到了供電局斷了他們家的電時才想起還有這檔子“小事”……二舅媽依然嘮叨他,不過“臺詞”變了:“你昨晚那么晚才回家,不會是有‘小三’了吧?”“家里的事你就不能上點兒心嗎,你那叫拖地嗎,叫‘畫大字’還差不多,那個職稱評不上會死啊?”

    一個月后,二舅媽紅著臉跟姥爺道歉:“爸,上回是我不對,您培養的兒子挺好的。”然后苦著臉強烈要求道,“您還是讓您兒子變回來吧,我以后再也不鬧騰了,現在這日子過得還真不習慣!”姥爺搖了搖頭,意味深長道:“世事無兩全啊!”佟菲(云南)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老樹新芽782  > 人生感悟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吳雅山| 西樓巷不絕于耳的大鼓詞(10.3.16)
西樓巷閑話(之一)
【轉載】養兒防老
可敬的老人------二舅媽
老婆們 好老公都是咱自己教出來的
俺的童年,俺的東北(故事比較長哈)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11选5前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