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德宗:朕憑實力挖的坑,再難也要爬上來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竹映月江

      《我們愛歷史》為頭條號簽約群媒體


      一、中興之主

      如果說開元盛世是唐朝極致的輝煌,那么安史之亂就是唐朝苦澀的淚水。多少香榭亭臺,鶯歌燕語,都在連天的烽火中化為昔日的繁華一夢。

      公元779年,唐德宗李適終于坐上了他心心念念的皇位,成為了唐代的第九位君王。這年他37歲,正是作為帝王的黃金年華,而他也早下定決心,要讓這“安史之亂”后滿目瘡痍的大唐,再現中興的榮光。

      比起那些蜜罐里長大的帝王來,唐德宗李適的早年人生,怎一個坎坷了得:十四年那年,就趕上了震驚天下的安史之亂,跟著祖父(唐肅宗)東奔西跑,卻也憑著一身少年銳氣,在那場大亂里脫穎而出;二十一歲那年,他受封天下兵馬元帥,打贏了平定安史之亂的最后一戰;也憑著赫赫戰功,與郭子儀李光弼等戰神一道“圖形凌煙閣”,年紀輕輕,就成為大唐百姓口耳相傳的大英雄。

      但這場戰亂帶給他的,遠不止英雄的榮耀。他的生母沈氏,即野史里的“沈珍珠”,在安史之亂里離奇失蹤。公元779年的唐德宗登基大典上,思念母親的唐德宗,只能“遙尊”母親為皇太后,登基的現場,新皇帝與大臣們為此哭聲一片。這之后終其一生,他都在拼命尋找母親下落,哪怕有騙子上門冒充,他也從不治罪:“只要能找到母親,朕寧愿被騙一百次。”
      這場大亂帶給他的,是這樣刻骨銘心的創痛。也正因如此,對于此時大唐的藩鎮割據,唐德宗也深惡痛絕,誓要掃清安史之亂后的滿目凋零,還大唐一個政通人和,四海澄清。

      為此,唐德宗對內崇尚節儉,史書上說他“動遵禮法,食馬齒羹,不設鹽、酪”,堂堂一國之君能夠食用馬齒莧還不放鹽和乳酪一類的作料,算是把節儉美德發揮到極致了。

      自己生活簡樸無華的同時,唐德宗也沒忘了整頓朝中的奢靡浮夸之風。有一次,澤州刺史想要用祥瑞討得唐德宗的歡心,于是獻給唐德宗一幅慶云圖,誰知唐德宗看過后卻說:“朕以時和年豐為嘉祥,以進賢顯忠為良瑞,如卿云、靈芝、珍禽,奇獸、怪草、異木,何益于人!布告天下,自今有此,毋得上獻”,澤州刺史的這番馬屁,算是拍到了馬蹄上。

      一道旨意打壓了進獻祥瑞的風氣后,唐德宗又把目光放在了朝中行賄受賄的弊政上。比如唐德宗發現“中使”邵光超奉詔去賜李希烈旌節的時候,收了李希烈給予的奴仆、馬匹等禮物,當即將邵光超毒打一頓之后再流放,嚇得其他人再不敢受賄。朝中行賄受賄的風氣,就此大為改觀。

      在唐德宗的一番治理下,大唐還真呈現出一番中興之象。一時間,無數的鮮花和掌聲將唐德宗包圍,“明主出矣”成為天下臣民共同的心聲。
      誰料就在所有人都對唐德宗寄予厚望之時,唐德宗的施政,卻漸漸變了味。

      二、奉天之難
      對唐德宗來說,當初信誓旦旦要重現大唐盛世的豪情,終不敵日日盈耳的頌歌來得愜意。當初力圖節儉自強的中興之舉,終不如大刀闊斧的削藩來得直接了當。

      唐德宗的一腔豪情,終于在一片贊歌聲中化為烏有。漸漸地,唐德宗越來越聽不得唱反調的話,他開始寵信擅長以“美言”殺人的奸臣盧杞,甚至在盧杞借刀殺人害死顏真卿后依然覺得盧杞是正人君子。

      日日不斷的頌歌也毀了唐德宗的中興大計。信心爆棚的唐德宗開始對藩鎮們步步緊逼,打算靠著削藩一來給窮得叮當響的財政補血,二來加強中央統治,一鍵完成中興大計。
      這個“英明舉動”, 放在當時,簡直是點火藥桶:此時大唐各地藩鎮羽翼豐滿,外部又有吐蕃回紇磨刀霍霍,削藩這種事,一旦操之過急,極有可能變成大難。但猴急的唐德宗,卻是不管這些。

      為了盡快完成削藩的計劃,唐德宗不顧“父死子襲”的傳統,斷然拒絕了成德節度使之子李惟岳請求繼承父位的上奏,氣得李惟岳聯合魏博節度使田悅、淄青節度使李正己、 山南東道節度使梁崇義共同走上了武裝反唐的道路。

      四鎮節度使叛亂的消息傳到朝廷后,唐德宗急忙下令河東、昭義、淮西、幽州、宣武諸鎮出兵平叛,一場軍閥混戰,就此爆發了。
      四鎮節度使起兵反唐后不久,淮寧李希烈也加入了叛軍的陣營,與哥舒曜大戰于襄城。唐德宗眼見叛軍勢大,而中原地區已無兵可派,緊急之下只得派了5000涇原兵前去支援。

      誰知涇原兵路過長安時,唐德宗卻突然小氣起來,既沒有好酒好菜招待這些出征的將士,也沒有給涇原兵豐厚的賞賜。

      這番舉動狠狠得罪了涇原兵,結果本來是幫助唐廷打仗的涇原兵調轉槍口攻入長安,逼得唐德宗倉皇出逃,前往奉天(今陜西乾縣)避難,史稱“涇原兵變”。

      涇原兵打下長安后,擁戴前幽州節度使朱泚為首領,開始圍攻奉天城。好在德宗方面君臣一心,死守奉天,而朝廷援軍又星夜來援,這才逼得朱泚退守長安。

      哪知奉天之圍剛解,就傳來了朔方節度使李懷光與朱泚聯手的消息,還沒來得及喘口氣的德宗只得又匆匆逃往梁州(今陜西漢中)。

      興元元年,唐將李晟攻克長安,朱泚被部下所殺,德宗回鑾。這場差點將大唐王朝拖入無盡深淵的“奉天之難”,總算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可以說,唐朝最危險的時刻,絕不是安史之亂丟長安,恰恰是唐德宗親手挖下的奉天之難的大坑。若是當時的局面再惡化一點,只怕五代十國就要提前到來了。
      實事求是說,假如唐德宗只是個聲色犬馬的昏君,放在他登基伊始的內外環境里,還真惹不出這么嚴重的后果。鬧到此時這步,全是唐德宗“積極性太高”闖的禍,簡直是“憑實力挖坑”。如此表現,也令宋朝名臣王安石一聲吐槽:其不亡者幸也——“作”成這樣都沒亡國,真是撞大運。

      那么,“挖大坑”的唐德宗能躲過亡國厄運,真的是靠命好?其實,人家不止能憑實力挖坑,更能憑實力爬坑。

      三、艱難爬坑
      奉天之難后,唐德宗痛定思痛,面對他“作”出來的大唐爛攤,開始了艱難的爬坑之路。

      貞元三年,唐德宗采用李泌的“北和回紇、南通南詔、和大食、天竺,如此,則吐蕃自困”的建議,決心在解決藩鎮前,先解決大唐嚴重邊患——吐蕃入侵問題。
      只要參考下唐德宗早年的悲慘人生,就知道他做出這個抉擇有多不易:安史之亂時,身為皇子的唐德宗,就曾遭到回紇可汗的當面羞辱,他的親信也被當場鞭打致死。從此回紇在唐德宗心中的“仇人榜”上,一直都和藩鎮“媲美”。而此時的唐德宗,卻毅然放下昔日怨怒,踐行李泌“北和回紇”的主張,換得回紇向大唐稱臣,成為大唐邊防的助力。

      如此胸襟擔當,后世某些碎碎念“諸臣誤我”的亡國之君,真該好好學學。

      這份擔當,效果也立竿見影,公元801年,大唐名將韋皋大破吐蕃,““拔城七、軍鎮五、戶三千,擒生六千,斬首萬余級”。此戰之后,大唐西部十七年沒有發生大規模戰爭。“削藩”的良好環境,就這么打出來了。

      國內的經濟和軍事改革也是唐德宗主抓的重點。唐德宗大力推行屯田制度,保證糧食供應的同時又保證了軍費,大唐精銳神策軍的戰斗力,也從此直線提高。這一切,都成了后來他的孫兒——唐憲宗李純平定藩鎮的重要本錢。未來的“元和中興”,就是這樣打底。
      唐德宗去世九年后,即公元814年,大唐名將李愬雪夜下蔡州,削平淮西吳元濟藩鎮。五年后,淄青李師道藩鎮也徹底被唐軍削平。其他昔日死硬的藩鎮,也慌忙向唐王朝效忠臣服。唐德宗生前嘔心瀝血的“削藩”大業,曾無比盼望的“中興”時代,終于實現。

      大唐的第二個春天,就這么在唐德宗手中生根發芽了。由此可見,犯了錯誤哪怕挖了坑不可怕,只要肯補救,依然不失為一個負責任的人。譬如唐德宗,便是這樣的人。

      參考資料:《新唐書》《舊唐書》、劉海霞《困蕃之策:中唐名臣李泌的邊疆戰略》、宋志堅《唐德宗的開局與結局》、王效鋒《唐德宗奉天之難探析》、賈發義《安內與攘外:論唐德宗統治政策的轉變》、張國剛《唐德宗削藩與涇原兵變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八面楚風  > 歷史人物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11歲立功的大唐名將,被吐蕃視為心頭大患,死后皇帝為他兩度廢朝
殺死輝煌大唐總共用了五刀,其中這個皇帝自捅兩刀
【大唐關中十八陵】之 唐德宗崇陵
細說中華五千年——從開天辟地到1997 史上最大的編年史 131
唐朝藩鎮割據的形成與涇原兵變
唐代安史之亂后的第一賢臣李泌,一生之中兩次最有價值的戰略謀劃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11选5前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