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山東人比大,你就輸了

    每年進入11月,是章丘大蔥收獲的季節。同時,也是山東妹子的男朋友們最緊張的時刻。

    這段時間內,千萬別跟女朋友吵架,別干任何可能引發口角的傻事兒。

    否則,你將會受到另一半的靈魂暴擊,一句終極核能嘲諷:

    你還沒我家蔥高呢。

    沒我家蔥高呢。

    蔥高呢。

    呢。

    ……


    一個男孩子跟山東女朋友回了家,頭一次感覺自己成了弱勢群體。

    酒量不如人,身高不如蔥,吃個飯,都能隨時感到自己的渺小。

    因為山東食物真的好!大!啊!

    在出產大大大大蔥的章丘,每年此時,會舉辦一屆“中國·章丘大蔥文化旅游節”。

    聽起來,像是又一場散發土味的迷惑行為,特別適合山東電視臺全程直播。

    但是,這場看起來沒啥文化的文化活動,有一個環節,總會受到萬眾矚目,且自帶熱搜體質——

    章丘大蔥種植狀元評選。說白了,就是比誰家種的大蔥最高。

    之所以能上熱搜,是因為它的參賽標準,非常傷人:

    185cm以下的蔥,沒有參賽資格。

    今年冠軍,也就2.435米高,還不算最高的。

    ▲感受一下普通章丘大蔥的高度

    據說,很多沒有蔥高的男孩紙,因此陷入自閉三連

    別問我算哪根蔥了。

    我哪根蔥都不算。

    我太難了。

    山東這片土地,種啥都瘋長,別人種蔥就是蔥,他們種蔥就是樹。

    別的櫻桃長得像櫻桃,山東大櫻桃長得像桃。

    別的蘋果是蘋果,煙臺蘋果是蘋果11 Pro Max。

    別的大棗,可以生吃可以煮,可以曬干,可以做棗泥餡……

    沾化大冬棗,除了以上功能,還可以

    別的白菜,大嬸舉兩棵,不費事。

    壽光大白菜,大叔舉一棵,就這么大……

    更可怕的是,別的地方蔬菜減產漲價,頂多上個當地衛視晚間新聞。

    壽光蔬菜一漲價,直接上國際新聞,還是能上好幾天那種。

    倒不是大家真的多關心壽光,而是真的出了大事兒:

    壽光大白菜一波動,出口都大受影響,韓國人吃不起辣白菜,整個國都不好了。

    所以,當你的山東小伙伴從老家回來,要給你帶好吃的,一定要做好心理準備。

    如果對方看著你驚愕的表情,還一臉不好意思“哎呀就是隨便買了一點啦”,那一定不是ta膨脹了。

    山東的蔬菜水果,真的太膨脹了。

    面對巨型大蔥,山東姑娘的男朋友們,可能會瑟瑟發抖:

    不到一米八五的蔥,都不配叫最大的蔥,那不到一米八五的人,會不會被當成弱雞呀……

    其實不必擔心,山東人的熱情浩克,舉國皆知。家鄉飯菜的款待,一頓一頓不重樣。

    然而,從上桌那一刻開始,你眼中的世界,從此就不太一樣了。

    原本,你眼里的饅頭可能是這樣的:

    然而山東饅頭,是這樣的:

    如果恰好碰上節慶,膠東人民的棗餑餑,直徑30公分起:

    山東人會說,這沒什么呀。

    傳說山東老鄉諸葛亮發明饅頭,為的就是代替人頭,作為祭品。山東大饅頭,自然也承繼了原初饅頭的精神:你頭多大,饅頭就有多大。

    何況,餑餑雖大,可一點不噎人。暄軟可口,糖甜棗香,撕下一塊輕若云朵,既是主食,又是甜點,只有家人團聚,才能分食這蛋糕一般的神仙饅頭。

    單身久了,看到饅頭都有被催婚的壓力:一個人兩個人的,好意思吃這么大的饅頭嗎?

    偶爾會造成壓力的,除了饅頭,還有包子

    很多人懷疑,山東人民,尤其是膠東人,對“餡兒”這個詞可能有點誤解。

    別處的包子,包的是餡兒,山東大包,有可能包了一盤菜。

    山東人民包包子的畫風,很多是這樣的:

    肉包子里,蕓豆是切段的,白菜是切片的,豬肉是切塊的……一掰開,餡都往外掉。

    然而最神奇的,是一種吐骨頭的包子

    一個上海人去買小肋排,人家會問:“做糖醋小排呀?”

    一個山東人去買小肋排,人家會問:“回家包包子呀?”

    山東的排骨大包,把整塊排骨剁成2-3厘米長的小段,與白菜或豆角一同作餡,排骨特多:

    吃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包子里有骨頭,邊吃邊吐。

    這還只是肉包子,過去的菜包子,更嚇人。

    蔡瀾先生描述山東大包,最常用的一句話是:“有一只鞋那么大!”

    當年他在香港吃到的大包,多是素餡的,“皮很薄,餡中的粉絲和木耳炒得又松又發脹,樣子嚇人。”

    然而,他老先生能連吃五個,再干一瓶茅臺——皮又薄,餡里全是青菜,不會讓人飽脹難耐,甚至還是一道下酒菜。

    今天的山東大包,比起當年只能算“小包”,但也算氣勢雄壯了。

    煎餅像床單,鍋餅像鋼板,桃酥像燒餅,燒餅像湯碗,是山東面食的日常操作。

    厚實,則是山東人對糧食基本的尊重。

    飯大,菜自然也大。超乎尋常的菜量,是一家山東菜館的及格線。

    如果你跟著山東男/女朋友回家,至少有一頓飯,是要下館子的。這頓飯的意義,對山東人來說非比尋常。

    下館子意味著,他們要向來賓展示山東巨型飲食的另一面:一個盤子里,要承載悠久的歷史、燦爛的文化、美好的祈愿、超標的熱量……盛這么多東西,盤子能不大嗎。

    有朋自遠方來,糖醋鯉魚,是一場酒席的擎天柱。

    一條昂頭擺尾,死不瞑目的鯉魚挺在盤中,澆上糖醋汁,承載著魚躍龍門的美好寓意,也是魯菜廚師一次完美的炫技。

    蔥燒海參,則是鑒別一個山東人懂不懂吃的分水嶺:

    一人一只海參按例上,像下圖這種,本地人是不認的。

    真正的蔥燒海參,就要一燒一大盤,蔥燜得散,汁收得干,把食材的一切香氣,硬生生逼進原本無味的海參里,那才見功夫。

    然而超大盤的魯菜,也只是對來賓的禮敬,平日也不是頓頓吃海參。至于鯉魚?肉緊刺多,再炸出一層硬殼,澆上糖醋汁,也不是人人能消受。

    當你跟山東人混熟了,他們帶你下的館子,肯定不是正經八百的魯菜館了。

    開在城里的“農家樂”與大排檔,才是他們吃飯喝酒的第一選擇。

    ▲招牌很迷幻,菜色很本分

    然而,這些飯店的第一特點,還是

    長期在這里吃飯的山東人,經常對別處的菜品大惑不解:

    重慶的辣子雞,哪能叫吃雞?

    雞肉切大塊,蔥姜青辣椒一大把,加醬油炒出一大盆,雞汁拌飯連吃三碗,那才叫炒雞。

    ▲炒雞大的炒雞

    鐵鍬盛海鮮,算什么網紅貨色?

    山東人吃海鮮,都是花甲炒一盆,螃蟹蒸一盆,皮皮蝦煮一盆,扇貝煮一盆……好的,開吃。

    湯里只有西紅柿雞蛋?那不行。

    疙瘩湯,要有蝦仁蛤蜊雞蛋小蔥,一大盆;

    排骨湯,要有排骨黃豆粉皮醬雞蛋,一大盆;

    全家福,要用海參蝦仁魷魚肉片鵪鶉蛋木耳銀耳,熬出超大的一!大!盆!

    ?  大眾點評

    是的,山東親友聚餐的飯桌,永遠是三維空間。

    盤子的平面,已經無法滿足他們了,盆,才是一頓好飯的基本配置。

    山東食物的大,幾乎是天然的:

    誰也說不明白,為啥蔬菜水果都跟遭受核輻射一樣瘋長;也沒人能搞清楚,誰第一個把臉盆端上了餐桌。

    因此,這成了舉國撓頭的謎團。

    蔬菜水果之大,還好解釋:山東的地理與氣候,是真的好。

    要山有山,要海有海,沃野千里外加四季常晴,超常發育很正常。

    至于飯菜為啥這么大……山東人撓撓頭:可能我們力氣大吧,飯量也就大了。

    其實原因誰也說不準,唯一能確定的是,大家都習慣了。到外地下館子,經常情不自禁露出同情的目光。

    原因之一,可能在山東的宴飲文化上。

    比如,魯菜最高端大氣的分支,孔府菜的誕生。

    山東有個孔夫子,因為他,皇帝隔三岔五就往山東跑。

    祭孔大典,是封建王朝的重要祭禮之一,歷代皇帝都要前往山東曲阜祭祀。

    其中,最愛熱鬧的乾隆一共去了八次。他一去,當地接待官員就腦漿子疼。

    招待皇帝,既要讓他吃得開心,又得符合孔府世襲封爵、位列一品的規格。

    總之一句話:保質、保量、有排面兒。

    我們腦補一下,當時的情景可能是這樣的。

    乾隆第一次去孔府,得吃飯吧。

    官員:吃,吃大塊滴!兩塊夠嗎!

    于是有了孔府知名硬菜“神仙鴨子”

    沒幾年,乾隆又來了,這次得換換花樣。

    官員:吃,吃大塊滴!兩塊夠嗎!

    于是有了“一卵孵雙鳳”,一個挖空的大西瓜里,蒸出了兩只小雛雞。 

    下次他老人家再來,官員和廚師都要瘋了。

    “要不給他來一大鍋得了……”于是有了雞鴨魚肉、鮑參翅肚、大蝦火腿一鍋蒸的“孔府一品鍋”。

    這當然是玩笑話,不過孔府菜的形成,也是魯菜“巨大化”的一個側面:

    場面多大,盤子就有多大。

    但沒完沒了的觥籌交錯,熱愛酒局的山東人也受不了。

    離開酒桌,他們會對朋友吐露真心:

    “啥都不想吃,就想燉個排骨白菜豆腐,吃碗米飯喝口湯,多美啊……”

    他們只想家里熱乎乎的大鍋燉菜,下飯喝湯兩不誤,那叫一個養胃。

    在家,沒有一杯接一杯的白酒,只有蓬松暄軟、香甜可口的大饅頭;

    沒有主賓副陪勸酒的套話,只有老人和孩子相互勸著“多吃點”的關懷;

    沒有誰也不敢第一個動筷的尷尬,只有一家人自在隨意,閑聊家常的溫馨。

    重要的是,大鍋燉菜大盆湯,是要全家人一起吃的:酒桌上的孤獨,在一頓團圓飯里,才有了依托。

    所以,當你和一個山東boy&girl,中間只隔著幾大盆菜的時候,ta一定有一肚子話想說。

    也許他想家了,特別想跟人一起吃頓家鄉菜;

    也許他怕你冷,怕你胃里不舒服,非要看你吃頓熱飯才放心;

    也許,他終于找到了一個人,一起分享溫暖的一頓,還有下一頓,再下一頓……

    其實那么多話,就一句:余生里一切可以交托的,就交給你了哦。

    多少溫柔和浪漫,全在大盆大碗里盛著,熱氣騰騰,滿滿當當。

    本文頭圖來自蜜糖《廚房里的媽媽超人》

    部分圖片來自抖音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八面楚風  > 舌尖上的誘惑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蔥燒黑木耳】比海參還要好吃
蔥燒海參
蔥燒海參的做法
蔥燒海參,冬季進補,胃暖心也暖!
深挖《延禧攻略》,宮廷菜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民以食為天:中國八大菜系之魯菜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11选5前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