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突然上熱搜:940年了,我最火的作品,還是那碗東坡肉

2019-11-07

      近日,微博話題#蘇軾最喜歡吃牛肉#登上了熱搜。
      網友們紛紛認為,假如古代有朋友圈,蘇軾一定會成為圈內美食達人。
      他真是一位這樣的“吃貨”嗎?
      圖片由網友制作

      元豐八年(公元1085年),常州城里有一戶地主鄉紳,家里的廚子特別擅長做河豚湯。

      一日,他聽聞文壇大咖蘇軾路經此處,特邀其上門品鑒此湯。

      蘇軾登門時,鄉紳家中的男女老少齊齊躲身于屏風背后,希望能聽得其在品湯期間的言語反饋。

      一屏之隔外,蘇軾在主人的陪伴下落座,端起碗,拿起筷子和勺兒。

      眾人屏息豎耳。

      可誰知過了半晌,他們聽到的卻只有蘇軾牙齒、舌頭和嘴唇高速運動的聲音:餐桌上,蘇軾一言不發,只顧將手中的筷子舞得像飛車一樣。

      眾人聽不到只言片語,不覺一陣失望。

      正此時,忽然“啪”得一聲響,那雙筷子被撂在桌上。

      蘇軾仰天長嘆:“太棒了!今天就算毒死在這也值了。”

      隨后不久,蘇軾作詩一首:

      “竹外桃花三兩枝,

      春江水暖鴨先知。

      蔞蒿滿地蘆芽短,

      正是河豚欲上時。”

      為了嘗一口鮮,他不但將時人認為“河豚是賢臣孝子不能吃的不正經食物”這一理念拋諸腦后,還對河豚含有劇毒的風險進行了選擇性無視,向同事們極力夸耀河豚的美味。

      正有一種為了美食不怕犧牲的敢死隊精神。

      林語堂曾說過:

      “蘇東坡是一個無可救藥的樂天派、一個偉大的人道主義者、一個百姓的朋友、一個大文豪、大書法家、創新的畫家、造酒試驗家、一個工程師……但是這還不足以道出蘇東坡的全部。”

      未能道出其全部,也許恰恰是因為漏掉了蘇軾最重要的特質之一:

      吃貨。

      蘇軾曾在《老饕賦》中調侃“蓋聚物之夭美,以養吾之老饕”;也曾于《初到黃州》中自嘲“自笑平生為口忙”。

      乍看之下,相較于北宋著名文學家、書畫家、“唐宋八大家之一”等光輝頭銜,他自詡的“老饕”身份雖然沒有那么醒目;

      但細觀之后不難發現,這看似難登大雅之堂的“吃貨”特質,其實才蘊藏著蘇軾對生活、對人生的核心態度。

      何謂“吃貨”的第一層境界?

      ——遍嘗天下山珍海味,對美食有自己獨到的見解。

      要達到這層境界,充足的見識與閱歷是必不可缺的。

      好在蘇軾作為“一門三學士”的蘇家長子,從小與小伙伴們玩著“對句(詩詞創作接龍)”長大,該見的世面、該學的知識,他一項也沒落。這也為他日后的飛黃騰達打下了堅實基礎。

      6歲那年,他已經展現出了過人的文學天賦。

      這天,私塾里的劉巨老師正在教小朋友們吟詩作賦。

      只聽一聲輕咳,劉老師念出了自己創作的范文《鷺鷥詩》:

      “漁人忽驚奇,雪片逐風斜。”

      寥寥數字,描繪出了一幅冬江雪景圖。正當他得意于自己的文采時,只見人群中有個小腦袋瓜子搖得跟撥浪鼓似的。劉老師問其何故。

      “老師啊老師,依我看,你這詩寫的很不錯,可惜漫天的雪花沒有歸宿,不好。如果能將后半句改成'雪片落蒹葭’,使雪花與蘆葦交相呼應,效果更佳。”

      劉老師聽了,仔細看清這小孩的樣子,伸手指著他叫道:“你姓蘇是吧?你爸蘇洵我認得,我當不了你老師。”

      可蘇軾小朋友非但沒有因此而收斂,反而更加勤奮地向老師請教。又一日,他見幾位老師正聚在一起觀看歐陽修、范仲淹等大賢的著作,便湊上前問:“這都是些什么人寫的呀?”

      老師們揮揮手,對他說:“這不是小孩子能看的書。”誰知小蘇軾卻理直氣壯地挺直了身板:

      “如果這是天人寫的,那我不看也罷,但如果是平凡人寫的,我為什么不能知道?”

      幾位老師為這小朋友的學習主動性感到嘖嘖稱奇,遂給他講解了當朝幾位文豪的故事。追隨著這些偶像的背影,蘇軾從小博覽群書,不到20歲便與弟弟蘇轍一起踏上了進京趕考的征程。

      作為首次從四川入京的鄉巴佬,蘇家父子三人不出意外地遭到了本地人的嘲笑。當號稱過目不忘的益州知州張方平從蘇洵處得知蘇軾又在看第二遍《漢書》時,他大言不慚道:

      “但凡是書,看一遍就行。為什么要看第二遍?”

      蘇洵連連稱是,可毛頭小子蘇軾卻沒有被對方的權威嚇倒。他不以為然:

      “看兩遍怎么了?我還要看第三遍呢,每遍都有不一樣的收獲。”

      事實證明,蘇軾的堅持己見收到了顯著成效:那年科考,他以一篇《刑賞忠厚之至論》的文章一舉奪得了北宋科考史上的最高分,成為了全民偶像。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的閱卷人梅堯臣看了蘇軾的這篇文章,覺得牛逼極了,但其中有個“皋(gāo)陶殺人”的典故,他自己卻并不知道來歷。

      為了不露怯,梅堯臣還是給了此文高分。后來他專門問起蘇軾這典故是從何而來,誰想蘇軾答曰:“何必知道出處!”

      其實是他自己編的。

      那年的主考官正是大名鼎鼎的歐陽修,也是蘇軾從小崇拜大的人。在那個年代,如果一個考官錄取了一個考生,就形成了老師與門生、終身不渝的關系。

      于是,蘇軾登門拜訪了歐陽修,并寫了一封信表示感謝。

      身為彼時的文壇泰斗,歐陽修的一字之褒貶都能決定一個人的榮辱成敗。可縱使文學功底深厚至此,當他在拿到蘇軾的信之后,卻不禁說了一句:

      “老夫當退讓此人,使之出人頭地。”

      轉過頭,他又對兒子說:“三十年后,肯定沒有人再談論我了,因為大家都去談論蘇軾了。”

      憑借著歐陽修的大力舉薦,蘇軾在22歲時便名聲大噪。每當他有新作出爐,立刻就會傳遍京師。弱冠之年,他已訪遍了天下名士,也嘗遍了天下美食。

      朝堂之下,他最愛做的事,就是和朋友炫耀食譜。

      有一次,他對友人說:“你可知什么才是最高境界的吃飯?”

      友人說:“不知。”

      蘇軾道:“我告訴你。我給你列一個單子——

      第一道菜:爛蒸同州羊羔肉。將杏仁茶和香菜攪拌后灌入羊羔的身體里再蒸,營養又美味;

      第二道菜:蒸幼鵝。必須是幼鵝,大了的太肥膩;

      第三道菜,鲙魚。必須是號稱'海雞肉’的上海松江鲙魚,味道才鮮美;

      吃完這桌烹調得法的海陸空全餐,還要喝茶除膩。

      這茶須得是用那個蘆山玉簾泉瀑布的水,沖泡福建曾坑斗品茶。茶葉是上貢的貢品,一兩茶的售價約為一兩黃金……

      美味當前,一卷而盡。吃完后敞開衣服躺在石頭上,露出不合時宜的大肚皮,吟詩一曲,豈不美哉、快哉?”

      然而那時的蘇軾還不知道,這般“吃遍天下名菜”的豪情壯舉,還只不過是他作為一代名垂青史的“吃貨”所經歷的初級境界而已。

      何謂“吃貨”的第二層境界?

      ——即使面對普通、粗糙的食物,也能將其變為人間美味。

      蘇軾在22歲名震京師時,當朝皇帝還是宋仁宗;然而當他經過幾次地方任職,以及兩次服喪期后重返汴梁之時,皇帝已經歷經三朝,變成了宋仁宗的孫子宋神宗。

      此時的蘇軾已經33歲。

      時年21歲的宋神宗任用了一代名相王安石改革變法,而彼時僅任八品小官的蘇軾卻為了貫徹心中的政治理念,大膽上奏了一封萬言書反對變法,將皇帝的錯誤決斷批得體無完膚。

      其措辭之犀利,連同樣反對變法的當朝前輩司馬光都自愧不如。

      反對變法的“守舊派”失敗后,蘇軾自知無法在中央立足,主動申請被外放到杭州等地。元豐二年,45歲的他又因“烏臺詩案”被貶斥到了湖北黃州。

      著名書法《寒食帖》便是蘇軾于被貶黃州期間所書

      經過連日的車馬困頓,飽受了獄卒的冷言冷語,好容易抵達黃州之后,蘇軾在朋友圈里發的第一句感嘆卻是:

      “長江繞郭知魚美,好竹連山覺筍香。”

      初到黃州,這江里面的魚啊,走在岸邊都能聞到香味;山里面鉆進去,就能聞見竹筍的香味,我跟著味走就行了。

      緊接著,他又有了一個驚喜的發現——這里的豬肉真是太便宜了!

      距今約940年前的公元1079年,蘇軾開發出“東坡肉”(圖片由網友制作)

      彼時的豬肉并不是百姓的常用食材,因為富貴人家不肯吃,貧窮人家不會煮。而蘇軾卻別具慧眼,研究出了能讓豬肉變得美味的烹飪方法,并且將它作為食譜記入了《豬肉頌》里,為后世演變出的“東坡肉”、“東坡肘子”等美食做好鋪墊:

      “凈洗鐺,少著水,

      柴頭罨煙焰不起。

      待他自熟莫催他,

      火候足時他自美。”

      (注:罨 yǎn)

      煙火氣中慰生平。不斷探索美食的精神支撐著蘇軾度過了他在黃州的6年顛沛流離。據說在中國菜的歷史里,有至少66道菜都受到了他于此期間創制的食譜影響。

      美食達人蘇東坡

      元豐八年,宋神宗駕崩,王安石去世。新主宋哲宗年幼,太皇太后高氏垂簾聽政,重啟了司馬光等舊部。當初因反對變法而遭受打壓的守舊派咸魚翻身,蘇軾也重新被朝廷啟用。

      回京赴任路上,蘇軾遇見了曾于烏臺詩案時對自己態度極不友好的那名獄卒。獄卒惶恐不安,掩面不敢直視蘇軾。

      蘇軾見狀,開口講了個自己現編的笑話:

      “從前有條蛇咬死了人,見到了閻王爺。閻王爺要它下地獄,蛇忙說:我雖然咬死了人,但我也有貢獻,不要讓我下地獄。閻王說,你有什么貢獻?蛇說:我有蛇黃,可以救命。閻王同意了。
       
      沒過多久,一頭牛頂死了人,也見到了閻王爺。牛效仿蛇,對閻王說,不要讓我下地獄,我也有貢獻。閻王問,什么貢獻?牛說,我有牛黃。閻王同意了。
       
      這時來了一個人,因為殺了人見到閻王爺。其人見狀,急忙道:不要讓我下地獄,我也有黃。閻王問,你是個人,你有什么黃?那人說:我很惶恐,我有倉皇。”

      說罷,他哈哈大笑,用自己的幽默輕松化解了對方的局促與恐懼,以德報怨。

      抵京后的短短一年零五個月時間里,蘇軾從沒有品級的“團練副使”扶搖直上到三品大員“翰林學士”。正當諸人認為蘇軾必將后福無窮之時,他仗義執言的性子卻再一次為他惹禍上身。

      由于堅持著對事不對人、實事求是為百姓謀利益的根本出發點,他很快與司馬光提出的“保留差役法”等政治觀點唱起了反調,從此也成了守舊派的眼中釘。

      “雖然我與司馬光的私交甚好,而他亦對我有提攜之恩,但這事關百姓福音,我不能盲目追隨他的一切政治態度,那樣違背良心的事,我干不出來。”

      司馬光去世后,59歲高齡的蘇軾再度被貶,而且是被貶到了比上次更遠的廣東惠州。

      他的好友道潛和尚擔心他的身體,著信對他說:聽說那邊多瘴氣,你年事已高,要多注意身體,當心回不來了。

      而蘇軾的回信卻將他豁達的態度展現無疑:

      “謝謝關心,我來這半年,很多事沒法細說。但我有種感覺,那就是自己已不再是當年的翰林學士,而是杭州天竺寺退休的老和尚。在小院里,我用斷腿的鍋煮糙米飯吃,過一輩子也很好呀;
       
      至于瘴氣,我只覺得,就算在北方也會得病。每年死在京城御醫手里的人還少嗎?所以,在哪呆著都會有死亡危險,在這里死亡的幾率也未必高出多少。這么一想,我覺得我在這待的也挺好。
       
      倒是你,年紀大了,更要照顧好自己。”

      心若定,自清寧,此心安處是吾鄉。

      惠州環境艱苦,無肉可吃,蘇軾便找人借了半畝地,親自種菜,并為此賦詩《煮菜》一首:

      “秋來霜露滿東園,

      蘆菔生兒芥有孫,

      我與何曾同一飽,

      不知何苦食雞豚。”

      一到秋天,我的園子里綠瑩瑩的全是菜。即使再有錢,到最后不也都是一樣獲得“吃飽”的效果嗎?何必追求雞鴨魚肉呢?

      由于菜園地處東坡,他也因此喜提了“東坡居士”的雅號。

      正如《菜根譚》中所說的“咬得菜根,百事可做”;一個真正的“吃貨”,既能吃得大餐,也能嚼得菜根:大餐不放過,菜根不扔掉。

      因為他心中知道,所謂“美食”的重點并不在“食”,而是在“人”。

      但這仍非“吃貨”的最高境界。

      何謂“吃貨”的最高境界?

      ——連菜根都沒有,卻依然能夠保有食客的風范。

      62歲那年,剛從惠州回京不久的蘇軾再遭貶謫,這下直接被貶到了位于海南島的儋(dān)州,幾乎處在了古人對地理認知的邊界。

      四野望去,一片荒蕪,連個棲身的席子都沒有,更別提各種美食了。

      惡劣的條件下,蘇軾曾像當地人一樣以蛤蟆、老鼠充饑,但他很快就發現了一項人間美味——生蠔。

      曾幾何時,同樣出身摩羯座的韓愈也在廣州吃過生蠔,但他只能勉強吃進一點,并且嚇得汗都流了下來,因為“不知道自己吃進去了什么東西”。

      但蘇軾就不一樣了。在給兒子的信中,他詳細介紹了生蠔的烹制方法:可以跟酒拌在一起,放在鍋里煮,也可以放在火上燒烤,并稱自己從未吃過如此鮮美的食物。

      末了,又似幡然醒悟一般,連連囑咐兒子這是秘密,不要在外頭亂說;因為他怕那些朝中大員知道了,都要爭先恐后地被貶到海南來和他搶食。

      后來,他親手搭建茅屋,并且克服了語言不通的困難,將中原文明傳遞給了海南的黎族百姓,教會了他們以農為本、勘察水脈、種田耕作,親手培養出了當地的第一批“吃貨”。

      “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

      海南東坡書院

      事實上,在蘇軾屢遭貶謫的一生中,常常會面臨食物奇缺的境況,連飯都吃不上的時候也并不少見。

      回首看來,到底是怎樣的精神理念,支撐著他在種種逆境下成為千古第一樂天派的呢?

      也許正是他作為“吃貨”獨有的思維方式。

      比如說,當他為自己開墾的土地作規劃時,絕不忘從朋友處要點茶樹種子,在小麥、瓜果之外種上幾顆茶樹。

      因為他擔心自己在飽腹以后會消化不良。

      “饑寒未知免,已作太飽計”。

      ——雖然還不知道能不能吃上飯,但我已經按照會吃的太飽來準備了。

      可惜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太飽”的場景只有在夢中才會出現。然而縱使到了無米下鍋的地步,他也依然有著自己對“吃”的道理——“節食”。

      具體的表現,就是每天早晚只吃一塊肉和一杯酒,并為此總結出了三大好處:

      安分養福氣、寬胃養神氣、省錢養財氣。

      將道家“辟谷”修行的那套說辭拿來偷換概念,即使挨餓,也餓得很有道理、很有神采。

      如果沒有好酒,那就“酸酒如齏(jī)湯,甜酒如蜜汁”,把酸酒當酸湯、甜酒當蜜汁喝,不然挑三揀四,是難求一醉的:“我如更揀擇,一醉豈易得?”

      在濕熱的嶺南,他曾把“一啖荔枝三把火”理解成“日啖荔枝三百顆”,因而暑熱相疊、犯了痔瘡;

      可他不但不為此忌口,反而根據道家經典的記載,用胡麻飯、茯苓與蜂蜜制作出一道“東坡茯苓餅”。

      據他自己說,這餅既有治痔之功,兼有修仙之效。“如此服食已多日,氣力不衰,而痔漸退”。

      當然,他的痔瘡后來又復發了。

      蘇軾的66年人生,有12年在流放中度過,可他不論身居何境,始終都懷有一種樂觀與無畏的精神。

      反正在他眼中,人間時時有美食、處處有美食,不論遇見何種艱難困苦,都可以在美食的陪伴與慰藉下走過去。

      而這美食的范疇包羅萬象,既有粗茶淡飯,也有山珍海味。只要用心品嘗,再普通的飯里也有美味,可如若麻木不仁,再美的飯也寡淡無味。

      即使生活再難,如果能夠用心吃飯、用心做人,人活的就有味道;反而觀之,如若天天活的了無樂趣,那么飯和人,也都沒了意思。

      作為千古第一“吃貨”,蘇軾用自己的一生告訴了我們:只要能夠珍惜每天的口福、珍惜每頓飯帶來的心情,那么每一餐飯都可以是美味、每一天都可以是美味的時光、每個人都可以成為美食家。

      這一天,蘇軾閑來無事,與好友劉貢父貧嘴。

      “回想起來啊,我當年考科舉的時候,過的可真是清貧,每天都吃'三白飯’——白蘿卜、白鹽和白米飯。
      不過回想起那時的三白飯,倒是真的好吃。”

      劉貢父聽了,暗暗一笑,說:“明天我請你吃飯。”

      第二天,蘇軾興沖沖來到劉家,赫然發現桌上擺著的正是三白飯。

      蘇軾大失所望,問道:“這是什么呀?”

      劉貢父得意洋洋:“你不是說三白飯好吃嗎?這就是我請你吃的——皛(xiǎo)飯。”

      蘇軾呵呵一笑。

      “呵呵”確是蘇軾用法

      第二天,蘇軾也請劉貢父來家里吃飯。可他拉著劉貢父從早聊到晚,愣是沒端出一粥一飯。

      劉貢父實在扛不住了,開口問道:“咱們什么時候吃飯呀?”

      蘇軾拉開簾子,只見整齊的餐桌上空空如也。

      “這就是我請你吃的——毳(cuì)飯。菜也毛('沒有’的方言),酒也毛,飯也毛,什么都毛。”

      劉貢父哈哈大笑:好小子,你行。

      吃中自有學問,吃中自有趣味。

      吃貨的世界里,沒什么坎是過不去的。

      人生苦短,其實當個吃貨也挺好。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香光莊  > 最人物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有朝一日,循著他的足跡去吃一圈
蘇東坡 | 今天吃什么?哪里吃?怎么吃?
在我眼中,不一樣的蘇東坡
吃貨蘇東坡其人
美味“西施乳”是用哪個奇特部位做的?
東坡肉VS紅燒肉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11选5前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