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葉刀-血液病學:多數國家每年血液總供需差超過1億個單位

《柳葉刀-血液病學》(The Lancet Haematology)最近發表一項模型研究,首次對全球的血液供需差距進行了估計。研究發現,許多國家的血液供給嚴重不足。據估計,2017年全球血液供給總量約為2.72億個單位,全球需求總量約為3.03億個單位,血液供需差約為3,000萬個單位。在血液供給不足的119個國家中,總供需差超過1億個單位,相當于每10萬人中缺少約1,849個單位的血液。

《柳葉刀-血液病學》(The Lancet Haematology最近發表一項模型研究,首次對全球的血液供需差距進行了估計。在此項分析中,研究者發現許多國家的血液供給嚴重不足。

世界衛生組織(WHO)指出,不論在哪個國家,每1000人中應有10-20位獻血者來保證足夠的血液供給。然而,新的發現表明,這個數字低估了許多國家的實際血液需求量;而且作者建議,由于各個國家的主要疾病負擔不同,需要的獻血者數量也應有所不同。

輸血可以治病,也可以救命。WHO表示,確保安全和充足的血液供給是每個國家醫療衛生政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美國華盛頓大學Christina Fitzmaurice副教授說:“其他研究更多地聚焦血液安全問題,例如艾滋病等血液傳播疾病的感染風險。而該研究首次確定了血液供給嚴重短缺的地區,政府應在這些地區開展大量工作,鼓勵獻血,擴大輸血服務并尋求替代方案。”

研究人員使用WHO在2011年至2013年間開展的輸血調查的數據(195個國家中的180個國家做出了回應),計算出全球血液供給量。為了比較血液供給量與實際血液需求量,研究人員利用2000-2014年的美國數據分別計算了20種疾病所需的血液和血液制品數量。基于2017年的全球疾病負擔研究,研究人員進一步分析了每種疾病在美國的流行狀況,并估算了每位待輸血患者需要的治療血量。結合195個國家的疾病流行情況,研究人員根據各國的疾病負擔估算出理想的輸血需求量,血液供給量和輸血需求量之間的差異就是各國的血液供需差。

據估計,全球血液供給總量約為2.72億個單位。而2017年全球需求總量約為3.03億個單位——血液供需差約為3,000萬個單位。在血液供給不足的119個國家中,總供需差超過1億個單位,相當于每10萬人中缺少約1,849個單位的血液。

與高收入國家相比,低收入國家的血液需求相對較低,這可能與傷害、慢性病的疾病負擔較低有關。但是,低收入國家的血液供需差卻最大。因此,全血以及三種血液成分(紅細胞、血小板和血漿)供給量在各國之間的差異也很大。

大多數高收入國家的血液供給量能夠滿足需求。例如,丹麥的三種血液成分供給量在全球居首位,每10萬人有14,704個單位的血液制品。相比之下,南蘇丹的血液供給量最低,每10萬人有46個單位,其需求量是供給量的75倍(每10萬人的供需分別為46和3537個單位)。馬達加斯加的供需差位居全球第二位,需求量是供給量的26倍(每10萬人的供需分別為134和3,568個單位)。印度的供需差絕對值居全球首位,2017年的差額近4,100萬個單位(需求量為5,250萬個單位,供給量為1,130萬個單位)。

輸血的原因也因地而異。高收入國家的血液需求主要來自于傷害和心血管疾病。例如,在歐洲中部地區近30%的輸血用于治療傷害(每10萬人輸血1,716個單位),超過20%的輸血用于治療心血管疾病(每10萬人輸血1,283個單位)。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南部和大洋洲,超過20%的輸血用于治療呼吸系統疾病和肺結核(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南部地區每10萬人輸血789個單位,大洋洲每10萬人輸血858個單位)。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中、東、西部,超過10%的輸血用于治療營養缺乏癥,例如缺鐵(每10萬人輸血超過300個單位)。

若要滿足2017年的血液需求,全球195個國家均需超過WHO制定的血液供給目標(每1000人有10-20次獻血)。假設每次獻血可以獲得大約1.5個單位的血液成分,那么全球有40個國家需要每1000人的獻血次數超過30次,而東歐的4個國家需要每1000人的獻血次數超過40次。

華盛頓國家兒童醫院(Children’s National Hospital)Dr Meghan Delaney說:“隨著中低收入國家就醫人數越來越多,這些國家對輸血的需求將進一步增加,如果沒有資金、組織結構和法律監管的支持,該研究提示的全球血液供求差距將進一步擴大。”

作者指出,基于美國住院病例估算出的理想化血液需求量未計算熱帶病、瘧疾以及更加嚴重的孕產婦疾病的血液需求量,所以可能低估了美國以外地區的真實需求量。治療應答的不同也會增加對血液制品的需求,如一些艾滋病治療方法易在營養不良人群中引起貧血。

中國臺北醫學大學Thierry Burnouf教授在本文的相關評論中寫道:“這項研究提醒我們,生產醫用特異性細胞或蛋白產品需要安全、充足的血液供給。全世界血液的供給量、安全性和質量仍然存在很大差異。盡管作為公共衛生的一部分,由財政、機構和基礎設施等原因導致了血液制品和血漿制品的供給在中低收入國家得不到重視。通過全球各國和各地區的共同努力、國際合作及聯合血液制品技術轉讓等綜合戰略,可以幫助填補供給差距并完善各地的血液供給體系,逐步改善醫用血液制品的可及性,挽救患者生命。”END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信息的竊賊  > 醫學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經濟學?講堂】《經濟學原理》(曼昆) 第4章 供給與需求的市場力量
系統思考之負反饋在管理學和經濟學上的應用分析
劉植榮:對商品征稅 供需曲線如何移動
中國主要城市酒店入住率均呈現增長趨勢
小白經濟學丨市場商品那么多,價格是誰定的?
勞務派遣的現狀和發展趨勢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11选5前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