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自己發明的5個科學家

    許多科技誕生之初是為了造福人類,然而,讓發明者痛心不已的是,這些技術會慢慢變質,沒有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反而讓世界變得更糟糕。下面的5個科學家就十分后悔自己的發明。


    阿爾弗雷德·諾貝爾

    發明:炸藥

    雖然諾貝爾早在1896年就已經去世,但直到今天每年他的名字都會不斷被提起,其中的原因就是他是諾貝爾獎的創立者。諾貝爾創立的物理學、化學、生理學或醫學、文學、和平、經濟學等獎項已經成了各領域的最高榮譽。在這些獎項中,諾貝爾和平獎卻有著某種諷刺的意味。按照諾貝爾的遺愿,諾貝爾和平獎是獎給“為促進民族團結友好、取消或裁減常備軍隊以及為和平會議的組織和宣傳盡到最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貢獻的人”,可他創立這項獎項的資金來源于他最著名的發明——炸藥。

    早在1847年,就有人發明了烈性炸藥——硝化甘油,但這種炸藥極不安全,很容易突然爆炸使許多人喪命。為了讓炸藥變得更安全和更穩定,諾貝爾著力改進硝化甘油。1867年,他加入了穩定劑到硝化甘油中,最終發明了一種更安全的固體炸藥。

    最初,炸藥的發明在開礦、鋪路、修建建筑過程中得到了很好地應用。但很快被各國軍隊大規模地應用于戰場上,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造成了大量的人員傷亡。

    由于炸藥廣闊的用途,這項發明為諾貝爾帶來了巨額財富,但也讓他受到許多人的指責,那些在戰場上失去了親人的人尤其痛恨他,當諾貝爾去世后,一家法國報紙公開刊登歡慶訃告,聲稱“那位死神商人終于去世了。”在看到因炸藥的發明、許多戰爭變得更殘酷和血腥后,晚年的諾貝爾獎對自己的發明后悔不已,在他去世前,特意用自己的遺產的一部分設立諾貝爾和平獎,以表彰和平事業的促進者。


    阿瑟·高爾斯頓

    發明:橙劑

    20世紀六七十年代,越南戰爭陷入了僵局。越共游擊隊選擇在叢林茂密的山區穿行,利用叢林做掩護運輸物資、開展游擊戰。美軍即使在武器和火力方面有絕對優勢,由于叢林的阻擋,也很難順利大規模地出擊。為了改變被動局面,美軍決定實施一場旨在清除叢林的“牧場行動計劃”。在這項計劃中,美軍用飛機向越南叢林中噴灑了7600萬升落葉型除草劑(橙劑),噴灑的面積占越南南方總面積的10%。這個計劃順利清除了遮天蔽日的樹木,但也留下了到今天還沒法解決的環境災難。

    橙劑含有毒性很強的化學物質,造成了成千上萬的畸形兒,還有同等數量的成年人終身被健康問題困擾。由于橙劑化學性質十分穩定,進入人體后,需要14年才能全部排出。在經過一系列食物鏈的自然循環中,橙劑又會被擴散到更大的范圍,對于環境的影響就像噩夢一樣揮之不去。這個計劃可以說比任何一場簡單的“屠殺行為”還要恐怖百倍。

    橙劑投入到戰爭的可怕場面讓亞瑟?高爾斯頓坐立不安,因為是他的發明直接促成了橙劑的研發。高爾斯頓是美國植物學家,畢生都在想著如何幫助植物生長。經過不懈努力,高爾斯頓終于合成了一種叫三碘苯甲酸(TIBA)的化學物質,這種物質能加快大豆開花結果,但負面作用是使得大豆會掉落更多的葉子。他沒想到的是,美國軍方注意到了他的研究,并用它來制造化學武器,軍方生物學家研發出了橙劑,并用來在越南戰爭中摧毀敵人的農作物。

    在見證了橙劑造成的毀滅性災難后,高爾斯頓震驚于自己的發明竟然會被這樣使用。從1965年起,他一直游說美國政府部門結束橙劑的使用。直到1971年,美國政府才頒布禁令禁止橙劑的使用。但這場橙劑引起的風波和造成的災難性環境后果直到今天仍未消散。2004年有500萬越南橙劑受害者集體起訴美軍,關于美軍應該對越南受污染地區妥善治理的要求也從未停止過。


    米哈伊爾·卡拉什尼科夫

    發明:AK-47

    米哈伊爾·卡拉什尼科夫是二戰時期蘇聯著名的槍械設計師。在納粹入侵蘇聯期間,像那個時代任何一個愛國青年一樣,卡拉什尼科夫的最大理想就是保衛自己的國家,為此,他參軍入伍。在軍隊里,他得以接觸到前線的戰士,當他聽到他的戰友們抱怨他們被迫使用無效的和危險的步槍,根本無力阻擋德軍的自動式武器時,他有了改進武器的決心。1947年,卡拉什尼科夫發明了AK-47突擊步槍。AK-47突擊步槍可以說是世界上最高產和最有效的戰斗武器,其設計簡單、造價低廉,而且在最極端的氣候條件下,AK-47突擊步槍也很耐用。因為這項發明,卡拉什尼科夫在蘇聯獲得了英雄般的地位。 

    由于制造技術不復雜,除了槍管和扳機需要訂購以外,其他零件在村落的作坊里就可以制造出來,從發明出來到現在,世界各地都一直在大批量生產盜版的AK-47。官方數字顯示,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90%的戰爭都有AK-47的影子,AK-47已經出現在全球92個國家,造成了高達700萬人的死亡。進入21世紀以來,AK-47流向了那些戰爭頻發的區域,成為恐怖分子和分裂團體最常用的武器。

    作為發明人,也作為虔誠的東正教教徒,看到自己的發明正成為一個高效的殺人工具,卡拉什尼科夫一生都活在愧疚和自責中。在2013年去世前,94歲高齡的他寫信向俄羅斯東正教教會的教主乞求寬恕:“我的精神痛苦是難以承受的,我的心疼痛難忍。我一直有同樣的難以解決的問題。如果我的步槍剝奪人的生命,因此我米哈伊爾·卡拉什尼科夫,94歲,一個農民的兒子,根據他的信仰東正教,應該為死去的人哪怕是敵人負責嗎?”

    教會領袖赦免了他,并感謝他發明的這部槍支對于保衛國家的貢獻,但卡拉什尼科夫還是在愧疚中于6個月后病逝。


    卡姆蘭·洛曼

    發明:武器級胡椒噴霧

    許多人在切辣椒時,如果眼睛沒有保護好,就會被灼熱的疼痛折磨得眼淚直流,這是因為辣椒中含有辣椒素,會促使微血管擴張,還會刺激痛覺神經。想想用辣椒做一款武器,是不是會讓“敵人”知難而退呢?這就是武器級胡椒噴霧發明的初衷,不過這項發明最初卻并不是用來對付人的,而是對付狗。


    胡椒噴霧早在1960年就已經被開發出來了,它的作用主要是為美國郵政員服務。由于美國許多家庭都會養狗,為了讓這些送信員不被狗咬傷,研究者們專門開發出了這款驅狗武器。這款武器的效果很明顯,啟發了另一個用途——對付罪犯。20世紀80年代,美國聯邦調查局(FBI)開始武器級胡椒噴霧的研發工作,負責此項研究的是卡姆蘭·洛曼。

    洛曼并沒有讓FBI失望,沒用多長時間,他就發明了辣椒油樹脂(OC),辣椒油樹脂提取自辣椒中引發燒傷感的化合物,它能提供530萬斯科維爾單位(斯科維爾為辣椒單位,形容辣椒有多辣),這種辣度比世界上最辣的天然辣椒的熱量還要高五倍。洛曼認為當警方使用OC對付暴徒時,既能避免警方的傷亡,也會起到很好的威懾的作用,因為OC會讓人暫時失明,呼吸困難,產生持久的燒灼感和劇烈咳嗽。而與搏斗產生的可能的身體損失相比,這種胡椒噴霧引發的不良身體反應只是暫時的,因此很安全。為了警方能安全使用,洛曼特意編寫了胡椒噴霧使用指導手冊,并親自訓練軍官們該如何正確使用。洛曼自信滿滿地認為這款胡椒噴霧的發明在20余年的時間里成功挽救了成百上千人的生命。

    但讓洛曼始料不及的是,這款武器后來又有了更危險的用途——對付和平示威者。2011年,占領華爾街運動席卷美國,美國民眾希望通過這種和平示威活動,表達對金融權貴階層掌握大部分財富的不滿,指責他們是金融危機的罪魁禍首,但卻遭到警方用OC強力驅趕。洛曼不愿看到的是他發明的OC成為民主的阻礙。2011年,洛曼在《今日民主》節目接受采訪時,對于警方使用OC對付抗議者表達了強烈的譴責,認為這并不是OC開發的最初目的,并呼吁警方停止用這種武器對付平民。


    弗里茨·哈伯

    發明:合成氨

    19世紀,歐洲種植業使用的氮肥,全靠運輸和購買來自智利的鳥糞。但到了20世紀初,智利的鳥糞即將耗盡。這意味著歐洲種植業將全面崩潰,數以百萬計的人口會被餓死。為了解決這個迫在眉睫的問題,英國政府專門設立了一個國際獎項,鼓勵科學家們積極開發人工合成氨,因為氮是難以儲存、應用的氣體,因此通過氮氧化合物——氨來儲存應用比較理想。

    弗里茨·哈伯積極響應了這次的研發工作。哈伯生于德國一個猶太人家庭。在這次英國合成氨獎項的爭奪過程中,哈伯的想法是將在空氣中的自由氮固定成可用形式氨。在德國相關部門的支持下,1909年哈伯成為第一個從空氣中制造出氨的科學家。

    合成氨的發明革命化了糧食生產方式,使人類從此擺脫了依靠天然氮肥的被動局面,能夠大規模種植,糧食產量成倍增長,全球饑荒問題也得以解決。憑著這個發明,哈伯獲得了諾貝爾獎,成為了德國最重要的科學家。

    事情似乎能朝著美好的方向發展。當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哈伯變成了德軍統帥部的指揮官。他相信如果他把氨氣變成武器,將盡快結束這場戰爭,挽救數百萬人的生命。盡管他的妻子以自殺抗議,他仍固執地發展出了武器化氨氣,并為德軍研發了防毒面具。

    針對德國人將毒氣用在戰場的行為,法國人不甘示弱。哈伯的主要對手以及前同事維克多·格林尼亞,也是諾貝爾獎獲得者,他針對性地開發了芥子毒氣,這兩個化學家的戰爭把一戰變成了一個不可想象的恐怖地方,協約國和德國雙方因化學戰的傷亡人數都超過100萬,其中十分之一的中毒士兵死亡。這種毀滅性的毒氣戰導致在以后的戰爭中,交戰雙方都全面禁止使用毒氣。這一項禁令到今天仍在施行。

    一戰結束后,沒有一個美國或歐洲的同行會正眼看哈伯。甚至在諾貝爾獎頒獎典禮上,也沒有人愿意握他的手,沒人為他鼓掌。承受著輿論壓力的哈伯,試圖再次通過將化學運用到農業發展上以挽回聲譽。當時大鼠肆虐糧店,蟲子危害農作物,他開發了新的鼠藥和氰化物化學藥劑(原為殺蟲劑),但他的這個理想很快落空。

    當希特勒掌權時,即使哈伯譽滿全球,由于哈伯的猶太血統,希特勒稱他為“那個猶太人”,并命令他清除他領導的德皇威廉研究所所有的猶太科學家。哈伯自己則被希特勒指示繼續開發一種全新的鼠藥,這款鼠藥將被用來毒害猶太人。由于新研究的道德問題,哈伯這次堅定地拒絕并選擇了逃離。

    在哈伯最后的逃亡過程中,猶太民族寬容地接納了他,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為他提供了教學崗位,這是猶太民族的第一所大學。在赴任途中,哈伯因心臟病突發,死于去耶路撒冷的路上,結束了他飽受爭議的一生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大科技雜志社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盜墓“百科全書”組圖——持續更新
紀錄片:《了解宇宙如何運行》1
中國主要山脈、河流、湖泊、平原、高原、盆地
都是有錢人啊:實拍5億元一桌的“天下第一宴”[貼圖]
揭秘新生海龜求生之旅:從龜卵到爬入海洋
一領導寫給年輕同志的微信
生活服務
11选5前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