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是一個人最高級的活法

2019-11-10

    有沒有一刻,你覺得自己很“怪”?

    因為不合群,因為社恐,因為和大多數人的選擇不一樣。

    更因為,身邊的親戚朋友、領導同事都告訴你:“大家都是這么做的”。

    于是,你開始自我懷疑,開始變得自卑。

    我忽然發現,在集體主義盛行的社會,只要你與周圍的人不一樣,就會被視為“怪”。

    01

    “不生孩子就是社會的異類?”

    在我們的普遍觀念里,結婚生子,天經地義。

    如果你問:“不生孩子有錯嗎?”

    有人會回答:“一個正常人都會想要孩子的。”也有人評論:“得有孩子,祖輩傳下來的。”

    他們,大都像是我們的父母、親戚。

    認為“想要孩子,是所有女性的共同愿望”、“女人還是有了孩子才是真正的女人”。

    當然,也有同齡人覺得“作為女人,至少得有一個孩子”。

    我百思不得其解:“為什么我必須要生孩子?”

    他們一定會語重心長,拉著你的手說:“生了孩子才幸福”“孩子是家庭關系的紐帶”。

    以至于,一旦你選擇不生孩子,周圍的人總以“異樣”的眼光看著你。

    △ 來源:箭廠視頻

    你會被偷偷議論:“身體有毛病”“性生活不行”;

    會被評價:“不生孩子的人都很自私”“肯定不幸福才不生孩子”;

    會被傳“不孕不育”;

    甚至,還有人會說,你是“不會下蛋的母雞”。

    其實,這些令人翻白眼的閑言閑語,還真不算什么。

    更恐怖的是,你要面對無數場比現實殘酷 100 倍的抗爭,輪番轟炸。

    曾經看過《愛情保衛戰》,一對 37 歲的夫妻,婚前倆人商量好要“丁克”。

    婚后,婆婆看見別人家抱孫子,丈夫頂不住壓力。

    妻子被迫頂著 37 歲的高齡,生了小孩。

    △ 來源:《愛情保衛戰》

    我見過太多原本選擇不生孩子的人,因為媽媽逼迫:“如果你不生孩子就要把我氣死”;

    因為婆婆到處跟小區的人說:“我兒媳婦真是個惡毒的女人,她想讓我們家絕后”;

    因為三姑六婆隔三差五以關心的名義,給他們洗腦:“ XX 又生二胎了,你看看你”……

    有些人堅持丁克了 8 年、10 年,最后被“逼瘋了”。

    到最后,為了滿足父母,乖乖就范。沒有了自我,也沒有了當初那份“獨特”。

    他們固執地認為,只有生孩子,你的人生才配得上“幸福”“圓滿”等各種美好的詞。

    他們更多考慮的是“我要讓孩子怎么做,才能符合大多數人認同的美好、成功”。

    而不是去思考“什么才是孩子想要的, TA 應該成為什么樣的人”。

    箭廠視頻采訪過那些選擇“丁克”的人。

    一名 48 歲的老北京,因為自己生活在底層,不想讓孩子和他一起受苦。

    他說:“沒個二三十萬,你沒法把這孩子生下來。紙尿布一包多少錢、學區房問題、擇校問題、上補習班問題,都是唰唰唰地往外扔錢呢”。

    很多不生孩子的人,有他們自己的考慮,可能因為沒錢,可能因為害怕被孩子束縛了一生......

    正因為他們清楚自己無法為孩子提供很好的成長環境,所以才寧愿不生孩子。

    難道這不是一個人成熟的表現么?

    選擇不生孩子,也是一種責任感

    △ 來源:箭廠視頻

    02

    “同性戀就是不正常?”

    如果說那些不生孩子的人,在與周圍的人抗衡。

    那么,同性戀人們,則在為自己的“怪”,一直痛苦掙扎著。

    日劇《總覺得鄰家更幸福》中,設計師阿涉,一直對家人和同事,拼命隱藏自己的性取向。

    因為,在墨守成規的媽媽眼里,同性戀是不可能被接受的。

    所以,不出柜已經是他對父母的最大孝順

    為了掩飾同性戀身份,他和對自己有好感的女同事保持曖昧,營造“我喜歡女生”的假象。

    沒想到,愛人阿朔,突然帶著行李,說要和他開始同居生活。

    害怕別人眼光的他,在鄰居面前“撒謊”稱:“他是我外甥”。

    他清楚知道,在世人眼里,他就是“怪物”。他那么盡力地隱瞞,只是為了不被社會拋棄。

    然而,紙總是包不住火。

    當鄰居小宮山太太知道他是同性戀,既生氣又驚恐,她害怕會給孩子帶來不好的影響。

    畢竟,學校里教的是人長大后,男人會和女人結婚。

    況且,她更擔心因為自己的鄰居是同性戀,而被周圍小區的人用“好奇”的眼光看待。

    阿涉的反應呢?

    居然是對自己的“隱瞞”行為鞠躬道歉,承認鄰居說的,才是大多數人的想法。

    甚至,因為自己的“怪”,他自卑到覺得“像我們這樣的人,就應該悄悄躲起來生活才對”。

    從小到大,無論是學校還是家里,處處都在告訴大家:“女人應該和男人戀愛”。

    如果你問:“同性不可以嗎?”大多數人會說:“大家都是這么做的”。

    在他們眼里,“人們都是這樣的”,代表了絕對的正確。

    一旦誰超出認知范圍,就會被扣上“不正常”“怪人”的帽子。

    就像阿涉的媽媽知道兒子是同性戀后,說了一句:“可是一個男人喜歡男人,這很反常啊”。

    那么,什么才叫正常呢?

    男人喜歡男人,女人喜歡女人,就不正常了嗎?

    又有誰能切身理解同性戀人們的感受?

    自從他們發現自己喜歡同性那天開始,他們就一直藏著這個秘密,害怕被排斥,害怕被嘲笑。

    他們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就是對異性沒興趣。

    在大多數人覺得異性戀才是正常的現實下,他們掙扎過:

    曾以為自己是“怪物”,不知道怎么向別人訴說。

    即便說了,有人會理解嗎?會接納這種“不一樣”嗎?

    “我是個同性戀”,在當今社會想要理直氣壯地說出來是很難的。

    社會的普遍認知是,你不生孩子就是異類,你喜歡同性就是異類+變態。

    只要不被大多數人認可,就一定是被人用看“怪物”的眼光,盯著你。

    可是,同性戀不是一種病啊,就算不一樣,又有什么關系?

    03

    與大多數人不一樣,就有錯嗎?

    《忽然七日》有句臺詞:“成長”的關鍵在于,學會一直站在多數人的那一邊

    我們從小就被教育,人的一生,應該是這么過的:

    你要做個聽話的好孩子,考上好的小學,好的初衷,好的高中,好的大學。 畢業后,你要找份好工作,最好是朝九晚五,做個安穩的公務員。 30 歲前,你要結婚生孩子,讓父母享受天倫之樂。......

    為什么我們要按照這樣所謂的“標準”而活?

    他們會告訴你,沒有為什么,大家都是這么做的。跟著大多數人走,總不會錯。

    事實上,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錯覺。

    我們不得不承認,真正保持清醒是很難的,每一個人都生活在周邊人群的“意見”之中。

    法國社會心理學家古斯塔夫·勒龐,在《烏合之眾》中提到:“人一到群體中,智商就嚴重降低,為了獲得認同,個體愿意拋棄是非,用智商去換取那份讓人備感安全的歸屬感。”

    很多人為了這一份安全感,不被孤立,慣性去隨大流,只希望能成為大多數里的一部分。

    到最后,大多數強勢成為了“正確”,少數者卻成為了“怪異”。

    正如選擇不生孩子的人,只是想告訴父母:“生孩子是權利,而不是義務”;她想告訴社會:“女人的價值,不只有子宮”。

    長年苦于要不要出柜的同志們,想告訴所有人:“每個人都有喜歡誰的自由,無論對方是男,還是女,男人也可以喜歡男人,女人也可以喜歡女人”。

    這,難道有錯嗎?

    大多數人的意志不應成為唯一的評判標準

    04

    和別人不一樣的人,是可以越來越優秀的

    其實,無論是否生孩子,還是同性戀是否要出柜,在我看來,每個人都是如此獨特般的存在。

    因為,那些選擇堅持走“少數”道路的人,已經比普通人更早地,找到自己的價值

    盡管你可能受到異樣的眼光,并為此而難過。

    但至少,這時候的你,已經與真實的自我產生鏈接。

    我想告訴你,請保持你的“怪”,保持你的“不一樣”。

    我知道,你害怕那些異樣的眼光。

    可是,大多數人都忽略了一個真相:

    和別人不一樣,是可以讓你越來越優秀的。

    就像一直被奉為“怪胎”的 Lady Gaga 。

    從小,她就因為只有 1 米 57 的身高,比別人重 30 磅的身材,而被視作“怪物”。

    后來,她火遍全球的時候,又因為雷人的造型,被說嘩眾取寵,被取笑她是“怪胎”。

    那時候,罵她的人,鄙視她的人,比愿意聽她歌的人,還要多。

    她不苦惱嗎?并不。

    因為與周圍的“瘦子”格格不入,她曾經試過瘋狂減肥,以各種夸張的造型掩蓋內心的自卑。

    直到得了“纖維肌痛癥”,她才正視自己的身體。

    后來,她素顏出演電影《一個明星的誕生》,反而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最佳女主角的提名。

    那部電影里,一個朋友對她說:“要堅持自我,沒有自我的歌曲是沒有靈魂的”。

    所以,在她的歌里,你能聽見她內心的聲音。

    《Joanne》,是為了紀念和她同樣得病,卻遺憾去世的姑姑;《Born This Way》,是為了聲援 LGBT 。

    她的每一首歌,就是每一段人生。

    當她不在意自己是否符合大多數人的標準時,才發現,這種感覺真的很酷。

    因為找到了自己,所以才能篤定地走著,知道自己要成為什么樣的人,過怎樣的人生。

    這樣的人,不再因為“與別人不同”的聲音,而焦慮不安。

    我知道,堅持自己的不一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你可以做的,是在每一個十字路口前,即將做出決定的時候,忠于自己的內心感受和聲音,選擇自己想要的,拒絕自己不想要的。

    我們沒有必要,活成一個樣。

    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獎得主 Graham Moore 獲獎時說:

    “我 16 歲時曾試圖自殺。

    因為我覺得自己很怪,很另類,與其他人格格不入。 

    此刻的我想告訴那些有同樣感覺的孩子,“我好古怪”“我好怪異”“我真是不合群”。沒錯,你就是這樣,我肯定你就是這樣。

    但請繼續“怪異”,繼續“與眾不同”。

    當你成為下一個站在這里(奧斯卡頒獎臺)的人,請把這番話傳遞下去”。

    每個人生下來都是與眾不同的。

    只是,為了配合這個世界,我們改變了自己的怪異,也放棄了自己的天賦。

    但,格格不入從來不代表錯,不要抹殺那個本就很棒的自己。

    我最喜歡的一句話是:Stay weird,Stay different。

    與你共勉。

    世界和我愛著你。

    - The End -

    作者簡介:碗仔,用顏值說話的記錄者,壹心理主筆團,一群和弗洛伊德抬杠的年輕人。本文轉自微信公眾號: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排版:小鯨魚,林潔愉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lindan9997  > 認知心理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人妖陳志朋,你家活該被燒”:社會最大的惡,是不容納做自己的人
在家鄉,我就像一個怪物
不要活在別人的眼光里
異類人
我所到過的最黑暗的地方|我還要“完美”到什么時候?
《弗蘭肯斯坦》拆解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11选5前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