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括:寫出《夢溪筆談》的北宋書生,你不知道他一輩子有多牛!

    博學善文,于天文、方志、律歷、音樂、醫藥、卜算無所不通,皆有所論著——《宋史.沈括傳》。

    自古推崇“學而優則仕”,東方也從不缺乏技匠領域名人。只是受西方學科細化的影響,那些通才們逐漸黯然失色。

    天人合一,合的是道法自然。

    物競天擇,擇的是攫取優勢。

    這兩種思維文化差別,本源是“心”和“物”的側重點不同。爭論孰優孰劣毫無意義,終究都為了活的身心安寧。

    然而,沈括編寫《夢溪筆談》時并不安寧,那是他人生最后的失意歲月.....

    1031年,西夏為了抱大腿求發展,李元昊娶回遼國媳婦。

    千里之外的浙江錢塘縣,沈括正抱著小奶壺歡慶滿月宴。排隊吃席的街坊鄰居們,還沒等上菜眼睛就紅了。

    他曾祖和外公,在京城做過大官。

    他父親和大伯,前赴后繼中進士。

    他舅家的老二,考上進士又帶兵。

    雖說投胎是個技術活,但是高起點往往伴隨著低空間。干的好那是祖輩們文武超群,干垮了只能獨自扛起敗家子的招牌。

    誰也看不透命運收場時的模樣,即便將來要成于遼國、敗于西夏,沈括真正的得失卻好像截然相反。

    當然,他目前只會干兩件事:吃飽就睡、餓醒就哭,尿炕時連聲招呼都不打。

    一門二進士,四書五經藏。

    沈括剛學會獨自走路,父親就將搖搖車改成移動小書桌。按照他制定的學習計劃表,家里藏書足夠兒子讀到成年。

    自從宋太祖確立“不殺士大夫”的基本國策,宋真宗又喊出“書中自有黃金屋”的誘人口號,讀書行業變成最大風口。

    趙匡胤這樣說,因為他是造反武將

    趙恒這樣說,卻連檀淵戰區都不敢去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老百姓只能盯著人才缺口填報志愿,貫絕漢唐的尚武精神開始全面衰落。

    然而道分陰陽,宋朝也成為文人浪翻天的時代。

    隨著識字越來越多,沈括的讀書任務相當艱巨。

    那年頭不興文理分科,數理化、天地生、文史哲統統要學。誰沒參加十個八個興趣輔導班,都不好意思跟同學打招呼。

    沈括按著計劃表常年苦讀,14歲就讀完家中所有藏書。老沈正樂得合不攏嘴,卻發現兒子的精神狀態有問題。

    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

    白居易傻了吧,誰家桃花四月開?

    老夫夜觀星象天牛異位,敗走天狼。

    明日必艷陽高照,宜洗衣曬被褥!

    老沈帶兒子去看病,老中醫把完脈說:你這家長當的,死啃千卷書容易消化不良,趕緊行萬里路散散功。

    很多讀書積食嚴重的小孩,長大后都成了書呆子。

    反正家里藏書也看完了,老沈就帶著兒子去外地上任。

    泉州、潤州、簡州、汴京...天南海北的游歷,讓書本理論與實踐活動融合出知識,并且不斷溫潤滋養著沈括。

    食其時,百骸理;動其機,萬化安。

    那年春夏之交,沈括上山時發現一大片桃林。粉白色的桃花競相怒放,他頓時迷醉在自然芳香之中。

    原來白居易是對的!開花和溫度有關系,溫度又和地域海拔有關系!

    沈括內心深處的疑團化開了,就好像從一堆亂麻中扯出線頭。各家學說觀點自動歸位,剎那間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在桃花林里還沒等來桃花運,沈括就有些發暈。后來醫生說:你這是長期讀書不鍛煉,造成的體質太差。

    于是,沈括又觸發中醫隱藏任務,開始四處搜集鉆研醫方。

    1050年,老沈退休養病。沈括跑到舅舅家里,將這位帶兵進士的藏書讀完了,連一毛錢借閱費都沒花。

    人生從來沒有彎路,讀過的書、經過的事、見過的人都是認清世界的必要元素,只是每個人的發揮程度不同。

    靈臺清晰,各類學說都在補充完善。

    心神混亂,放眼望去全是矛盾悖論。

    第二年,老沈去世了,沈括接班當上沭陽縣主簿。

    轄區內河道淤堵嚴重,年僅20歲的沈括親自規劃水利工程,史載:疏水為百渠九堰,得上田七千頃。

    沭陽摘掉了貧困縣的帽子,沈括又被調去蕪湖挖下水道。通過一系列良心工程,大家不用下雨時漂在家里看海了。

    各級領導都喜歡沈括,指望從他這里多撈點政績。小沈同志挽起褲腿在淤泥里泡了十年,升職加薪卻從來沒有份。

    因為他的官職是撿來的,而不是通過國考分配的。

    基層工作要干事,屬于一線戰斗序列。

    高層管理靠玩人,歸為二線指揮人員。

    沈括常年在野外搞的灰頭土臉,接觸到大量自然景觀和生產技術。起初還充滿新鮮好奇,漸漸也變得苦悶抱怨。

    他瞅瞅鏡子中的自己:黑不溜秋,瘦不拉幾。好歹也是書香門第的公子哥,30多歲了還帶著民工天天打野。

    媽蛋,老子也想坐辦公室吹空調!

    1063年,沈括第一次考進士就中獎了。他被分配到昭文館編校書籍,順便修訂各種皇家禮儀制度。

    圖書館管理員真是個神奇職業,從千年前的老子到百年后的毛祖,都在利用公家資源武裝私人大腦。

    沈括天天在皇家圖書館里泡點,還是不掏一毛錢的借閱費。直到遇上王安石,那個改變他命運的男人。

    你就是小沈啊,我和你爹是老相識。

    1067年,宋神宗繼位,轟轟烈烈的熙寧變法即將登場。

    流水不腐,戶樞不蠹。社團組織和人體狀況相似,如果長期處于穩定不動的狀態,垃圾淤堵會造成局部供血不暢。

    個人健身都是件痛苦的事情,更何況規模宏大的全民變革。單存這個角度看,王安石就是逼迫全民健身的猛男。

    新政推行取決于三大要素:老板支持、骨干戰將、利益分配。

    老王搞定了前兩點準備工作,沈括也開始為變革事業添磚加瓦。他嚴格遵守6S管理標準,在工作崗位上查漏補缺。

    1070年,宋神宗按慣例舉行祭祀活動。有關部門想玩出新高度好多撈點錢,就將《禮儀規范守則》全燒了。

    他們大搞園林工程、招標內定、虛報費用...弄些塑料鍍銅的二手馬桶,做預算非說是24K純金限量版。

    吏沿以干利,類非齋祠所宜。乘輿一器,而百工侍役者六七十輩。

    沈括鉆進圖書館搜集資料,將重新編好的《南郊禮》送給神宗,還因此當上活動負責人(執新式從事,所省萬計)。

    靠著學識才干和新黨成員身份,沈括一路升遷到司天監掌門人。這個古老的天象部門,和后世地震局差不多。

    你問我準不準?不震一下我哪知道準不準!

    沈括上班第一天,就發現很多員工是文盲兼神棍。學兩句“老夫觀你印堂發綠”,就敢擺攤算命騙吃騙喝。

    日官皆市井庸販,法象圖器,大抵漫不知。在雙腳無法離地的時代,沈括沿用東方技藝注視著茫茫宇宙。

    改進渾儀、景表、五壺浮漏。

    記錄觀測數據,修訂新歷法。

    征集天象書籍,擴充知識庫。

    任用讀書學子,培養高端人才。

    細化方技領域,分為五大類別。

    九百多年后,中國科學院紫金山天文臺將一顆小行星命名為“沈括星”,讓他和張衡永遠閃耀在浩瀚星空。

    九層之臺,起于壘土。有些人基于現代科學角度,專門嘲諷窮究天人的傳統技藝,沒有比這更荒唐的事情了。

    1072年,淮南遭水災而鬧饑荒,41歲的沈括出差巡視。

    他到任后開倉放糧,接著又挽起褲腿跳進淤泥里。時隔二十年,沈括再次主持水利工程開出大片良田。

    回京后升任太常丞,整天在皇帝眼皮底下瞎晃悠。宋神宗正為兩件事情發愁,就喊來沈括發表個人看法。

    神宗:朝廷在統計民間車輛,你知道嗎。

    沈括:聽說了,這是要漲草料費嗎?

    神宗:遼軍馬戰厲害,朕要跟他們玩車戰!

    沈括:得了吧,開上戰場掉頭都費勁。

    神宗:呃,有道理。

    沈括:馬車是民間代步車,沒法當軍品用。

    神宗:四川私鹽泛濫,朕想把鹽井全填了。

    沈括:那當地人吃鹽怎么辦?

    神宗:從山西鹽池拉過去。

    沈括:得了吧,我看連運費都賺不回來。

    神宗:呃,有道理。

    沈括:一刀切不能解決問題,要規范治理。

    宋神宗聽完很滿意,將各種可行性分析報告扔進垃圾桶(言者論二事如織,皆不省。括侍帝側,帝頷之)。

    如果沒有制度約束,個體精明往往會衍生出群體愚蠢。各環節忙著給自己撈好處,誰還會在乎整體效果。

    沈括看到主管官吏向造幣廠胡亂收錢,逼的有些老板跑去遼國開鑿低成本礦山,他不禁嚇出一身冷汗。

    朝廷歲遺契丹銀數千萬,以其非北方所有。使其知鑿山之利,則中國之幣益輕,鄰釁將自茲始矣。

    框架這東西,今天缺個角明天裂個縫,就離塌陷不遠了。

    隨著邊關局勢緊張,大宋對戰馬問題更加頭疼。

    喪失幽云十六州的天然馬場,也不能騎著騾子和遼軍一決雌雄。于是,用之于民的政策還沒落實,取之于民又換新花樣了。

    朝廷將賦稅改成上交馬匹,天天被老百姓問候馬拉個幣(出馬備邊,民以為病),沈括又站出來說話了。

    遼國的馬力強勁,但我們的弓弩技術好啊,干嘛非得揚短避長?

    現在流行拉硬弓,但射的遠而準才重要啊,有蠻勁咋不挑大糞!

    沈括提交31條備戰建議,內容涵蓋兵器、戰法各個方面。宋神宗一邊看一邊拍著龍炕喊:你個龜孫太有才了!

    1075年,宋遼雙方就邊境線問題產生分歧。遼使蕭禧來賴在京城不走,非得大宋同意以黃嵬為界才肯回家。

    宋神宗好吃好喝的伺候著,還擔心老蕭猝死在外事館里說不清。大家伙開會研究三天,也拿不出委婉拒絕的方案。

    沈括跑進樞密院,將以前的外交文件全翻出來。終于找出一厚摞補充協議,遼國還得退還大宋三十里地。

    宋神宗興奮的說:大臣殊不究本末,幾誤國事。

    白紙黑字擺在面前,蕭禧來憋的滿臉通紅。

    宋神宗給沈括預支一千兩白銀,讓他帶著使團歡送老蕭回家。沈括掏出十幾份邊界劃分的文件,讓屬下背到滾瓜爛熟。

    遼國用自來水招待宋使,宰相楊益戒還做了半晚上嘴部護理。就算是吹拉彈唱,也要在談判桌上啃出幾畝地。

    事實證明,張嘴胡說的談判都是耍流氓!

    楊宰相質問大宋使團十個問題,每個人的回答都一模一樣。等到第二天再來問,還是像復讀機般準確無誤。

    老楊怒了:你們特么在哪買的標準答案?和檔案里的標點符號都一樣!

    他轉身傲慢的說:數里之地不忍,而輕絕好乎?沈括的回答堅挺無比:師直為壯,曲為老,非我朝之不利也。

    如此反復磋商六次,沈括并沒有退讓半步,遼國只能放棄以黃嵬為界的想法(凡六會,契丹知不可奪)。

    回京路上,沈括又將遼國的山川地形、人情風俗整理成《使契丹圖抄》,靠著業績當上主管財政的三司使。

    1076年,熙寧變法宣告失敗,王安石被趕出宰相辦公室。

    新舊黨爭的局勢發生逆轉,沈括說錯一句話被人彈劾首鼠兩端,究其原因還是新政在執行過程中變形了。

    老版差役法:按戶等輪流,到州縣打卡當差役。

    新版免役法:按戶等交錢,由州縣雇人當差役。

    王安石本想著既不耽誤窮人干活,又能從富人那多收點錢。到后來光忙著收錢了,也不參考家庭經濟狀況。

    沈括去丞相府匯報工作,被問到免役法的成效時說道:中產階級的抱怨沒什么,但是不應再讓貧困戶出錢。

    蔡確是變法派鐵桿人物,聽到老戰友的言論極其不爽:老王還沒死呢,你小子就著急忙慌的改換陣營?

    不知道這算不算投機,至少沈括說的是實際情況,結果卻以“首鼠乖刺,陰害司農法”為由貶往宣州。

    王安石的“三不足”初心: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最終還是淪為“不變之法”的法。

    《道德經》曰:多言數窮,不如守中,真乃千古圣言。

    1078年,宋神宗想啟用沈括繪制《天下州縣圖》,蔡確死命阻攔道:括反復無常,被貶不足一年,不宜擢升。

    一線戰斗序列,靠的是實干技術。

    二線指揮人員,玩的是陣營立場。

    兩年后,沈括被調往延州抵御西夏,這位江南士子也唱起信天游:我家住在黃土高坡,石油從門前淌過...

    沒錯!“石油”這兩字是沈括的原創,他還預言此物會風靡后世:石油必大行于世,自余始為之。

    這一年,沈括已經49歲了,天天蹲在陜北高原上練兵。

    他買來幾百只烤全羊,召開全民騎馬射箭運動會。看到騎射精絕的年輕人,就親自扛著酒肉下場發獎品。

    邊人歡激,執弓傅矢,唯恐不得進。沈括選出一千多位猛男送到西夏戰場,很快就打出延州軍的威名。

    吃了敗仗,皇帝不開心。

    打了勝仗,士兵不開心。

    前線還有京城調來的禁軍,打仗不求行但是獎金超級高,邊軍對此意見很大:后娘養的就是和嫡系不一樣啊!

    沈括擔心引起嘩變,私自將朝廷給禁軍的賞賜發給邊軍。然后給趙老板拍電報:請一視同仁,別沒事找事。

    宋神宗回道:樞密院那幫飯桶盡瞎搞,多虧你及時調整啊!還讓沈括以后自行處置(事不暇請者,皆得專之)。

    十月,西夏攻順寧,沈括督戰俘獲敵軍近萬人。

    十一月,沈括誘殲西夏守軍,拿下浮圖三座城。

    次年二月,升任龍圖閣學士,合軍收復金湯城。

    種諤行軍到內蒙時天降大雪,糧草供應不上而沒飯吃。部將劉歸仁帶著人馬南逃,嚇得陜北群眾不敢出門放羊。

    三萬多名邊軍,誰也不知道餓急了會干出什么事。

    沈括在城外搭起灶臺招待逃兵,沒事就過去忽悠:喂!朝廷通知我備好軍糧,你們領導怎么還不過來取?

    每一撥逃兵吃飽肚子,就安排他們趕快回大部隊銷假。沈括看著人馬紛紛散去,心中高懸的石頭才落地了。

    要不是怕你們合伙造反,老子至于耗費這么多腦細胞嘛。

    老劉還在后方思考人生,帶頭逃跑的性質再清楚不過了。老聽沈括說朝廷備好了糧食,說不定可以渾水摸魚...

    餓肚子可能會造成智商下降,劉歸仁真的趕著馬車進城拉糧。卻因為拿不出證明信,當場被沈括斬首示眾。

    等到朝廷以叛亂罪前來處理時,一場兵禍早被沈括化解于無形。

    1082年,陜北三巨頭籌建防御體系,就筑城地點產生分歧。

    沈括建議石堡、種諤主張銀州、徐禧看好永樂。三個人誰也說服不了誰,連石頭剪刀布都玩不到一塊去。

    老徐是京城特派員,向皇帝匯報立足永樂、放眼西北的前瞻性。宋神宗當即拍板:詔禧護諸將往筑,令括移府并塞,以濟軍用。

    徐禧在永樂工地忙活,沈括駐扎在隔壁保障物資供應。等到項目竣工剪彩那天,西夏派出十萬大軍前來賀喜。

    這里曾是西夏根據地,他們非常熟悉永樂城的特色:易攻難守。

    地理位置四面漏風,徐禧率先陣亡。

    種諤拒不發兵救援,氣死在延州城。

    沈括調整戰略部署,跑去救援綏德。

    大宋再次被小弟爆菜一頓,沈括被貶往筠州當團練副使。這個崗位專門用來安置犯錯官員,一向不受人待見。

    變革派和守舊派都討厭他,靠實干吃飯還栽了大跟頭。沈括寄宿在當地寺廟里,職業生涯算是徹底報廢了。

    那一年,沈括剛剛51歲。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孰知其極,其無正也。

    沈括閑的沒事干,便開始潛心繪制《天下州縣圖》。常年沉浸于這項浩瀚工程,政途失意的痛楚漸漸淡化。

    五年后,沈括將這份套圖送給朝廷。十一歲的宋哲宗雖然不懂啥叫比例尺,卻也能感受到大宋河山的恢弘氣勢。

    沈括到底是怎么畫出來的?我們先來看看幾段記載。

    共二十幅地圖,尺寸最大的長寬超過一丈。

    縮放精確繪制,采用九十萬分之一的比例。

    飛鳥之術:設準望、牙融、傍驗、高下、方斜、迂直。

    二十四至:十天干、十二地支、配合四卦名稱定方位。

    可惜,這套精美絕倫的純手工地圖毀于南宋戰火。如果沈括能夠提前預知它的命運,估計會心疼的老淚縱橫。

    1087年,56歲的沈括升任光祿少卿,此時已經對做官沒興趣了。

    《天下州縣圖》打開的不光是榮耀,還有另一種生活方式。他將潤州的宅院取名為夢溪園,開始宅在家里閉門不出。

    沈括攤開書桌上的麻紗紙,提起毛筆徐徐寫道:予退處林下,深居絕過從。所錄惟山間木蔭,率意談噱,不系人之利害者...

    他回望自己這大半生,讀書游歷、治河修書、觀天象、訪契丹、御西夏、繪國圖,幾乎從來沒有停歇過。

    如今黃土已埋過胸膛,那就留點更為干凈純粹的東西吧,至少證明自己來過這個世界。

    1093年,《夢溪筆談》問世。這部三十卷皇皇巨著,內容涉及天文、數學、物理、化學、生物等多門現代學科。

    那一年,沈括已經62歲了。他被這部百科全書耗干所有精氣神,盡管身心疲憊卻難掩眉目之間的欣慰喜悅。

    兩年后,沈括病逝夢溪園,終年64歲。

    《夢溪筆談》中的很多記載都是世界第一,然而當代介紹這部著作時,卻還要引用一個外國人的推薦語。

    英國科學史家李約瑟評價道:這是中國科學史上的里程碑...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秦嶺一白  > 歷史人物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沈括這個人,抱王安石的大腿,陷害蘇東坡
沈括的教訓告訴你,為什么要'德才兼備,以德為先'
他才是“烏臺詩案”的幕后黑手,是殘害蘇軾真正的“罪魁禍首”
1000年前北宋有位霍金式的大科學家,他打仗還是把好手!
誰說中國古代科技不發達?看看《夢溪筆談》吧!一人吊打歐洲
沈括——中國科學史上的卓越者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11选5前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