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年,那個槍口對外的英雄死了

1895年10月21日,膏藥旗插上了臺南城頭。

隨著臺南的陷落,日本人終于把他們覬覦已久的肥肉——臺灣,給吞下肚。

然而,這個吞咽的過程,卻讓日本人非常不爽。

根據當年4月中日雙方簽訂的《馬關條約》,臺灣這塊“應許”給日本的土地,本該乖乖“歸順”的。

事實上,清政府也相當“配合”。在條約簽訂一個月之后,清政府就電令在臺文武官員“陸續內渡”,同時委派李鴻章的長子李經方,作為“割臺大臣”,前往臺灣辦理交割手續。

5月底,日本兵以“戰勝者”的姿態,大搖大擺地來了。他們前腳登上臺灣島,臺灣巡撫唐景崧后腳立馬溜號。臺灣省三府一州的官員們也積極響應朝廷號召,緊隨巡撫大人的腳步紛紛渡過海峽,回到大陸。

臺灣儼然變成一座“空島”。

接管這樣一片土地,在日本人看來不要太簡單。

可惜他們失算了。

之后的4個月,日本人感覺像過了4年。

作為完全占領全島的代價,登島的5萬日軍死了近5千人,因傷亡和疾病造成的減員超過3萬——這個數字比甲午戰爭期間多一倍還不止。

日軍領頭的軍官更加不走運:近衛師團長、陸軍中將北白川能久親王,以及第二旅團長、陸軍少將山根信成,直接搭伙去見閻王了。

這一切,都拜一個59歲的中國老頭所賜:

劉永福。

▲劉永福(1837-1917)

1

1837年,劉永福出生在廣西欽州一個不知名的小鄉村。本名叫“義”,因為在家排行老二,人稱“劉二”。

劉永福的爹本是一個雜貨鋪小販,平日里倒賣點雜貨,順帶經營沽酒生意。指著這個,一家人的生活還過得去。

然而,在劉永福8歲那年,劉爹破產了。

沒辦法,一家人只得遷到廣西上思一個不知名小村投奔親戚。日子依然很苦。

劉永福17歲那年,一場疫病奪走了劉家長輩的命。一個在貧困線上掙扎的家庭就此被毀掉了。

安葬完家里的長輩,劉永福一無所有。生活對這個少年來說,就是填飽肚子,活下去。

那時的廣西,天災不斷,民不聊生,反清烽煙四起。造反,對廣大貧苦群眾來說,是一條不歸路,卻也是一條生路:

冒死求生,總比躺在家里等著餓死強。

1857年,為了吃飯,為了活命,21歲的劉永福心一橫,投到太平軍小頭目鄭三的麾下,成了一名光榮的太平軍戰士。后來又隨著鄭三投了著名反清人士吳凌云,入了天地會的伙。

▲天地會是干啥的?看過《鹿鼎記》嗎?

有衣同穿,有飯同食。印象中似乎農民一造反,生活就改善。但實際上,“造反”這門生意相當不好做。

比如當時廣西有的起義軍,開始時每日每人發錢20文、糧米12兩;十天后就變成發錢15文、米8兩;再過十天,又變成錢8文、米6兩;后來錢發光了,米也發光了,就發黃豆;黃豆發光了,就發綠豆;直到最后連綠豆都沒得發。

劉永福的運氣就很不好。雖說豁上性命干革命,但卻一直沒遇到有錢的老板。在經歷戰敗、負傷、欠餉等倒霉事后,劉永福先后換了黃升奇、王士林、黃思宏等多個起義軍老板。

對他來說,同樣都是造反,誰能給飯吃,就給誰當兵,替誰賣命。

跳槽到王士林那里的時候,一領到工資,劉永福第一件事就是“盡將錢買肥肉與豆腐,并煮而食”

生活的艱辛,造反之不易,全在這一碗肥肉燉豆腐里面了。

2

1866年,而立之年的劉永福投了吳亞忠。

吳亞忠是吳凌云的兒子。吳凌云反清失敗后,吳亞忠兄弟幾個僥幸逃出,繼續打著“反清復明”的旗號,在廣西搞事情。

投奔吳亞忠的時候,劉永福已經是一個小頭目了,手下有二百來號人。對這個新來的小伙子,吳老板喜歡得不得了,大手一揮三萬塊錢撥下來,“米則任要,以食為限”。困擾劉永福多年的溫飽問題,終于得到了解決。

對吳老板,劉永福也是感恩戴德。每次作戰必領麾下將士沖鋒在前,銳不可當。

由于名氣越來越大,劉永福終于打出了自己的旗號。

當時劉永福駐扎廣西安德(今廣西靖西市)北帝廟,廟里有一尊周公神像,神像手里拿著一面三角形黑旗,旗上繡著北斗星。考慮到周公的影響力,劉永福便將此旗作為自己的旗幟。

“黑旗軍”就這樣誕生了。

創立黑旗軍之后,劉永福的造反生涯步入正軌。但好景不長,由于江南的太平天國已被剿滅,清政府可算騰出手來解決廣西這群“頑匪”了。

通過錢,清政府拉攏了劉永福的舊主王士林、黃思宏,還從各處調來軍隊,在廣西提督馮子材的指揮下聯合圍剿吳亞忠。

清兵來了,劉永福奮戰。雖然擊敗了王士林、黃思宏,但面對兵精糧足,深諳戰事的馮子材,到底還是打不過。

▲馮子材是靠鎮壓各種起義刷經驗的

在戰斗中,吳亞忠負傷,弟弟們陣亡,起義軍只能據城困守,形勢變得嚴峻起來。

眼見吳老板這里人多糧少,且糧食來源已斷,那種吃不飽飯記憶再度襲上劉永福心頭。為了求生,劉永福借口外出覓食,便帶著麾下二百來號黑旗軍跑了出來。

臨走前,吳亞忠語重心長地對劉永福說,咱倆是親兄弟,你這次去千萬不要像黃鶴一般,一去不返。

后來,吳亞忠叫劉永福回來。劉永福的回復是:

有米食則回,無米食則不回。

吳亞忠聞之破口大罵。

說來說去,還是吃飯問題最重要。

3

脫離了吳亞忠,劉永福決定帶著黑旗軍去越南。

廣西混不下去了,跨過國境逃到越南去,這是當時許多廣西農民軍公認的求生真理。劉永福也對部眾說:

我等在廣西無大作用,且父母之邦,不可騷擾,保護現不需吾們。以弟愚見,專往安南地方,伺機應變。

與其他入越的起義軍不同,劉永福進入越南的時候,打出的旗號是“助越王平叛”

當時在越南北部,白苗、瑤人多割據山頭,而越南官軍對此無可奈何。正是看準了這一點,劉永福才有“為越王攻擊苗、瑤”之意。

這一招實在高明。別的起義軍跑到越南去,還是繼續“當匪”,而劉永福這一支,一旦成功聯絡上越南官軍,助其平叛,就可以轉變身份,名正言順地在越南立足。

▲越南曾經很“中國”

1869年,馮子材率軍入越,跨境追剿吳亞忠。此時的劉永福,早已成功獲得越南官方的認可,改“黑旗軍”為“中和團黑旗軍”,從大清的“匪軍小頭目”,搖身一變成為越南的“團練”,為越王平亂。

在劉永福的努力下,黑旗軍擴編至3000人,而越王因劉永福的幫助也在越北地區找到了存在感。對此,越方感激不盡,授予劉永福七品千戶、三宣提督等官職并大贊劉永福:

得公來除巨患,萬民感激,朝廷倚若長城。

就這樣,在越南,劉永福出人頭地,再也不用擔心吃不飽飯,更不用擔心被官軍追剿。

一個貧家少年找到生活的安全感,劉永福奮斗了前半生。

4

假如劉永福,在1869年與吳亞忠一起被馮子材剿滅,那么后世應該會忘了這個農民起義軍的小頭目、“反清復明”的天地會會員。

后面發生的事,幾乎重啟了劉永福的另一段人生。

1875年,劉永福以越南官員的身份,率領黑旗軍配合清軍,圍剿吳亞忠舊將黃崇英。

這個黃崇英是個鐵漢子。他堅持反清,既不投降清廷,也不受越南招撫。但為了生存,他跟法國人走到了一起……

▲劉永福著清朝官服像

經過激戰,黃崇英最終被剿滅。趁此機會,劉永福向清軍提出回國,為大清效力。

清廷婉拒了劉永福的請求。在清廷的答復中,這樣寫道:

據稟軍功劉永福既受南國官職,現在帶兵剿賊,未便遽準入關投營。即令思歸情切,亦應俟該國軍務告竣,奏明越南國王呈咨來粵,酌核辦理。

1882年,劉永福回國祭掃,與宣化典史王敬邦見面。交談過后,王敬邦感嘆劉永福“系情中國官職,蓄志來歸,已非一日。每對人言,愿為中朝千把,不愿為越南提鎮”。

前來與劉永福聯絡的唐景崧,在給清廷的匯報中也說:

觀其膺越職而服華裝,知其不忘中國。其屢欲歸誠,無路得達。

“思歸情切”“蓄志來歸”“屢欲歸誠”,劉永福對清廷屢表忠心。

在20世紀初,革命黨人苦于滅清無路,找不到聯合群眾的辦法,于是想到通過激發民族仇恨來動員革命。在這樣的語境下,許多歷史敘事都被重構了。

比如曾國藩,后來的蔣、毛都對他推崇備至。但在20世紀初的熱血漢人章太炎的筆下:

地獄沉沉二百年,

忽遇天王洪秀全。

滿人逃往熱河邊,

曾國藩來做漢奸。

按照這種價值觀,但凡是在清朝做官,維護清朝統治,以“愛清”為“愛國”的,都是“漢奸”。

好在1882年不是劉永福人生的終點。之后發生的事,讓他成了真正的民族英雄。

5

1883年,中法戰爭爆發。

法國人早就覬覦越南,希望通過占領越南,繼而窺伺中國西南。自19世紀60年代起,法國便開始對越南進行侵略戰爭。而當時的清政府國力有限,根本沒有保衛小弟的本錢。

1873年,法軍上尉安鄴率領一支百余人的小部隊,輕松攻占河內等4省。當時身為越官的劉永福挺身而出,率黑旗軍在紙橋設伏,殲滅了進犯法軍,陣斬安鄴。

如今法國人卷土重來,劉永福再次率領黑旗軍出戰,并于紙橋二度擊敗進犯的法軍,擊斃法軍上校李維業。

戰后,劉永福慷慨陳詞:

永福,中國廣西人也,當為中國捍蔽邊疆;越南三宣副都督也,當為越南削平敵寇!

法國人見連吃劉永福的虧,便派人來招降劉永福。劉永福嚴詞回絕:

本爵提督大清國廣西省人也,父母之邦不可背;又越南極品元戎也,知遇之恩不可忘!

然后繼續率領黑旗軍,在越南與法軍死戰。

▲中法戰爭,越南是主要戰場之一

當時清政府內部,大多官員還是不接受劉永福,比如主和的李鴻章,就不喜歡在越南到處打擊法國人的劉永福;滇桂兩省的總督巡撫,也不歡迎劉永福,甚至還想緊守邊境,逼劉永福與法軍死拼。朝中大員中支持劉永福的,只有張之洞。

然而,劉永福的決心,黑旗軍的善戰,最終還是讓清政府改變了態度。在清政府對法國宣戰的詔書上,是這樣說的:

劉永福雖抱忠懷,而越南昧于知人,未加拔擢。該員本系中國之人,即可收為我用,著以提督記名簡放,并賞戴花翎,統率所部出奇制勝,將法人侵占越南各城迅圖恢復。

就這樣,從“反清復明”的起義軍小頭目,到越南的鎮邊大將,再到清廷的“記名提督”,劉永福完成了人生第一大跳。

在他眼里,保大清就是保中國。

6

中法戰爭之后,劉永福回到國內,歷任南澳、碣石等地總兵。雖叫“總兵”,但他手下的黑旗軍已經被裁至300人。

畢竟他是有過“黑歷史”的人,無論戰場上表現多好,都始終難得清廷重用。

直到甲午戰爭爆發。

1894年,中日開戰。對于臺灣防務,朝中大員竟無人愿往。清廷這才想起劉永福,而此時的他,已年近花甲。

對此,劉永福本可以年老體衰為由推辭,也可以借籌餉練兵拖延,但他卻將個人生死安危置之度外,當即告別家小,招集駐守廣州城郊燕塘的黑旗軍舊部,又“招潮勇一千名”,合四營,帶了4個月的軍餉,端著800支舊槍,渡海來臺。

在日本人進犯、在臺官員跑路之際,劉永福發布《署臺灣鎮總兵就職告示》,鼓勵軍民戮力抗敵:

自問年將六十,萬死不辭!

臺灣地方勢力想宣告獨立,請劉永福出任“臺灣民主國”總統,領臺民抗日。劉永福堅辭不受,仍以大清國幫辦一職,領導身在臺灣的中國人憤起抗戰。

▲劉永福領導反割臺斗爭,奮勇抗日

由于中日《馬關條約》已訂,清政府決心履約,而劉永福如今在臺灣擅自抗日,雖然其情可憐,終究是犯了清廷的大忌。

在清政府的命令下,沿海各省一概禁止援臺援劉,以致黑旗軍糧餉斷絕,彈藥不繼,在與日寇的血戰中大部犧牲,最終不得不退守孤城臺南。

日軍第一任“臺灣總督”樺山資紀寫信給劉永福,勸他投降。劉永福復信道:

臺灣隸我中國二百余年矣……余奉命駐防臺灣,當與臺灣共存亡。一旦委而棄之,將何以對我先皇于地下?

在日軍攻城的炮火中,斷糧斷餉,缺槍少彈的臺南守軍潰散,城內土匪蜂起:失敗已成定局。

在部下的勸說下,劉永福登上了英國輪船駛離臺灣。他仰天長嘆,悲憤慟哭:

我何以報朝廷,何以對臺民!

反割臺斗爭宣告失敗。

7

臺灣之戰,讓日本人印象深刻。日本人感嘆,自甲午與中國開戰以來,“在臺灣才開始遇到了真正的抵抗”。

對劉永福的黑旗軍,日本人則評價說:

雖為敵人,其勇敢真值得贊嘆,可稱為中日戰爭以來未曾有的勇兵。

但劉永福已經心灰意冷。

近三十年來,抗法則抗法失敗,抗日則抗日失敗,國前途在何?看不到,看不到。

反思中,這個60多歲的老人竟日漸傾向革命。

因早年效力越南,劉永福在越南人心中形象一直很高大。1905年,越南的革命者潘佩珠來到廣州拜會劉永福,請他出山,支持已淪為法國殖民地的越南進行革命。

通過與潘佩珠的接觸,劉永福漸漸了解了被清廷嚴禁的“革命黨”,而潘佩珠與孫中山關系甚篤。在潘佩珠的影響下,劉永福了解了中國的革命者孫、黃等人,最終接受了革命理念。

年僅古稀的他慨然表示,要為創建民國“貢獻余力”。

從“聲望素孚,威揚中外”的清廷老臣,到擁護革命,劉永福的人生又跳了一次。

▲晚年劉永福

1907年,劉永福告老還鄉,回到欽州。時逢同盟會元老王和順在欽州一代策劃反清斗爭。劉永福直接給王和順提供庇護,正式上了革命的船。

1911年3月,廣州起義失敗后,劉永福來到廣州,在革命前途未卜的情況下經王和順介紹,加入同盟會,成了一名革命黨。同年辛亥革命勝利,中華民國建立。

這一次,劉永福如愿了。

6年后,1917年,劉永福病逝,享年81歲。在臨終遺言里,劉永福說:

予起跡田間,出治軍旅,一生惟以忠君愛國為本。無論事越事清,皆本此赤心,以圖報稱。

故臨陣不畏死,居官不要錢,雖幸戰績頗著,上邀國恩,中越均授以提督之職,居武臣極地,亦可謂榮矣。

然予心惕惕,終不以官爵為榮,只知捍衛社稷,不使外洋欺我中國為責任。此身雖老,熱血常存……

回看劉永福的一生,最愛君覺得,他其實只是做好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求生;

第二件事:愛國。

求生不得的時候,他只好造反,入太平軍,入天地會,不停改換門庭。這一切的背后都只為一個目的:

填飽肚子,活下去。

而當求生問題解決后,他的愛國之情便迸發出來。愛國,成為他活著的追求和意義。

劉永福很愛國,也很懂怎樣去愛國。

無論是投效清廷,御外辱,平內亂,還是后來在古稀之年擁護革命,都是他愛國的方式,而且做得很合時宜。最難得的是,他后半生的主要精力,都把槍口對準了外國侵略勢力。“愛國者”之名,他絕對當得起。

致敬民族英雄,劉永福。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最愛歷史本尊  > 最愛歷史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奇門十二將神速斷秘法
入地眼 穴辨前后左右砂之應穴內物等
中國古代性文化大觀之群婚
春秋戰國時期諸子百家思想及其對中國歷史的影響
普通話繞口令集錦訓練,繞口令大全,普通話訓練60篇標準音
十天干理法-----戊土理法篇
生活服務
11选5前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