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孤獨經濟の崛起

    日本大概是全球的孤獨擔當了。

    看到這里,是不是感覺喪氣已經溢出屏幕了。留給孤獨者的最后一絲尊嚴都蕩然無存。

    下面就來嘮嘮萬惡的資本主義是如何利用孤獨掙得第一桶金的。

    《孤獨的美食家》播出以后,男主五郎收割了一大忠粉。

    憑借著簡單的“一人食”主題,五郎愣是活生生的吃了八季,且每季豆瓣評分都保持在9.0左右,要知道日劇都是以短小精悍而出名的。

    帶著這個好奇心,我把此劇從頭到尾刷了一遍。

    不得不承認,五郎叔確實把一人食吃得既幸福又滿足,正能量爆棚。

    叔在接受采訪時也說了這么一句真理:

    “孤獨也是有正能量的,它代表著每個人所能擁有的自由和獨立。”

    看來,叔在這八季里,吃出了哲學的味道。

    也怪不得了,在日本盛行一人食的今天,孤獨與凄涼的相關性系數已經沒有那么高了。換句話說,他們吃的不再是飯,而是自由。

    一人食經濟便是打著情懷這個旗號,開始一點一點腐蝕國民的內心。

    那么一人食經濟都包括哪些呢?一人火鍋、一人壽司、一人拉面、一人烤肉、一人咖啡等,在日本,被開發出來的一人食形式應有盡有。

    前兩年,著名作家毛丹青的微博引起了熱議,起因是她發現日本竟然連一人食的壽司餐廳都已經存在了。缺少了回轉壽司那種搶食的快感,一人壽司看起來確實略顯凄涼。

            

            

    而回復區儼然成了一個大型戰場:支持派、反對派、改進派,三個派系一定要在此地論出個輸贏。

    反對派的網友一針見血的提出:是不是日本人都很孤獨。

            

            

    但顯而易見的是支持派更勝一籌。

            

           

    還有一個派系,既不支持也不反對,搬著小板凳專注于提建議,陣容雖小,但參考價值較高。

            

           

    毫無懸念,支持派勝出。

    由此可見,一人食經濟宣傳做的很到位,就連我泱泱大國的子民都在召喚一人壽司入駐國內了。

    可是,僅憑上面一條微博就能證明一人食經濟腐蝕眾生了?答案是no。下面,通過兩家連鎖餐廳的經營案例來論證一人食經濟的成功之道。

            

    △ 日本餐廳Gusto烤肉

    這是一家日本連鎖的一人食烤肉店,因為一個小格子就能滿足顧客足不出格子的需求,曾經在Twitter上也一度成為網紅打卡店。那到底這個小格子能有多方便呢?

    細心一點會發現,Gusto提供的格子雖小,五臟俱全。WiFi、充電插座、菜單、紙巾、吃飯需要的一些調料等應有盡有。想擁有個人空間又不想打擾別人,這個格子完全能滿足一切需求。

    三面環板打造超強的隔音效果,無論是打字還是打電話,都無需擔心影響到別人;無限充電插座和WiFi為互聯網時代的上班族們提供了超強安全感,唯一一個bug是WiFi只提供3個小時;超長舒適的沙發為脊椎不好的御宅族解決了難以長時間坐著的問題。

    目前,Gusto門店在東京已經開了9家,大阪暫時只開了1家。店家表示,一人食的需求在慢慢增加,如果擴大店面,會考慮增加一人食的座位。

           

      △ 一蘭拉面的霸氣主頁

    這家拉面名為一蘭(Ichiran),創始于1960年,是日本第一家專注于鼓勵顧客一個人專心吃好面的餐廳,可以稱得上是日本一人食的鼻祖。

            

    △ 一蘭拉面貼心的小簾子設計

    一蘭充分考慮到了顧客的隱私需求,所以在每個座位上都設有隔板,隔板前方為了方便服務員放面,專門設計了一個小簾子,而小簾子的高度恰好夠顧客拿到面,服務員和顧客彼此心照不宣,一個專心推面,一個專心吃面,完美避開了一瞬間的尷尬。這個精心的設計堪稱是小隔間的畫龍點睛之筆了。

    一蘭主打豚骨拉面,截2019年10月,已經開設83家店鋪,地點除了亞洲,還在向北美進軍。據報道,一蘭剛一入駐紐約,便受到大量粉絲的追捧。不同于眾多日本分店,已開設的北美分店結合美國國情,還增設了部分團體用餐空間,以方便想坐在一起吃飯的顧客使用。

    由此看來一人食經濟在日本已經小有規模,否則也不會冒險把店開到國外去。可是,就在順利推進的時候,一人食經濟遇到了挫折,對手還是日本政府。

    日本政府似乎并不認同一人食吃法,他們覺得國民這么吃下去身體和精神早晚會出問題的。

    這個想法可沒有僅僅停留在批評教育上,日本政府迅速通過權威飲食白皮書《食育白書》,用數據告誡國民:年輕人生活節奏快,一個人吃飯會傾向于選擇快餐,加上工作經常加班,三餐飲食會長期不規律,這樣會增加肥胖,營養不良,甚至心梗等健康問題。此外,一個人吃飯時間久了,患上抑郁癥的概率也會大大增加。

    日本政府為了國民健康簡直操碎了心。可是國民根本不聽話,不僅沒有領政府的情,還抗議政府無權干涉他們的吃飯自由。日本政府表示無奈,自己的孩子就是跪著也得養好。

    一人食經濟表示:這個鍋我不背,你們干架我就做個忠實的旁觀者,絕不插手。于是,在國民的極力抗議中,日本政府開始了一人食支持運動——發明陪國民吃飯的道具。

    首先發明了道具——鏡子。

            

      △ 對著鏡子吃飯的顧客

    別笑,這個道具是被學術數據驗證過有用的。他們組織名古屋大學專門對此作了對比試驗,結果發現,讓食者對著鏡子吃飯,營造不是一個人的氣氛的話,食量較之前增長了5%?13%。

    然后發明了道具——電子狗

           

    △ 初代AIBO ERS-110(1999年)

    這只狗誕生于1999年,是日本索尼公司開發的初代電子狗,名為“AIBO ERS-110”,在當時一經發售就達到了3000臺的銷量。第一代電子狗外表冰冷,因為沒有開發任何的語言和肢體功能,只能靜靜坐在對面陪著食客吃飯。國民反饋放這只狗跟放個布娃娃沒有什么區別,索尼吸取教訓,繼續增加開發投入。

           

    △ 最新一代AIBO(2017年)

    加入了深度學習功能,終于,在2017年做出了一款可愛且擁有互動功能的電子狗。利用AI技術,這款電子狗不但能展現細膩的情感,還能根據對方的反應進行及時的回饋。所以,一個人吃飯想找只狗說說話,AIBO就是最佳狗選了。

    緊接著發明了道具——VR眼鏡

            

    △ 日本綜藝節目《月曜から夜ふかし》對這款產品進行試用

    看來,在一人食這件事上,日本是認真的。利用人工智能,他們又發明了這款VR眼鏡,讓孤獨的食客即使一人吃飯也能找到回家的感覺。與GoPro的360度攝像頭原理相同,這款眼鏡可以還原家庭聚餐的真實場景,奶奶爺爺的瑣碎叮囑,媽媽的溫馨互動,小孩的調皮打鬧,都原原本本呈現在鏡頭里。

    研究方表示,為了讓一人食也能變得溫馨,他們會致力于開發更多的劇情,為使用者增加更豐富的體驗。

    如此看來,一人食經濟的產業鏈比想象中要寬廣,不僅帶動了餐飲業的發展,還推動了人工智能、玻璃等多領域的進步。

    但是,正如《孤獨的美食家》每集開頭旁白說的:

    “不被時間和社會所束縛,幸福地填飽肚子,短時間內變得隨心所欲,變得'自由’,不被誰打擾,毫不費神地吃東西的這種孤高行為,是現代人都平等地擁有的最高治愈。”

    這才是時代賦予一人食經濟的真正內涵吧。

    2018年5月,《小偷家族》獲戛納金棕櫚獎。

            

      △ 電影《小偷家族》便是一個典型的重組家庭

    電影講述了毫無血緣關系的5人因機緣巧合形成了一個“重組家庭”,面對生存壓力在孤獨中互相扶持的溫情故事。影片通過抽絲剝繭的方式,還原了日本社會底層人生,將一貫標榜精致體面的社會真相展露無疑。

    出乎意料的是,這種“重組家庭”早在20世紀末就在日本出現了。不同于影片的是,現實中的“重組家庭”是通過租賃的方式實現的,而租人經濟也是在這時候有了雛形。

    1987年,一家從事企業員工培訓的 “日本效率公司”開始正式提供出租家庭服務。據公司CEO小巖皐月介紹,公司設立這個業務的原因,就是為了彌補員工常年無法陪伴父母的遺憾,希望通過這些服務為孤獨老人送去一絲溫暖。

    這時的租人經濟還僅僅停留在租賃子女的服務上。

    隨后,該模式更加專業化,2006年,一家名為“為你加油”的公司成立,創始人市川隆一專門為公司建立了一個網站,由此“租人經濟”正式通過互聯網與大眾相見。

    這時的“為你加油”,借助互聯網的傳播,租人形式更加多樣化。除了出租子女,他還增加了出租父母、戀人、配偶、同事、伴郎等多項服務,受到了社會一致好評。

           

         

    △ 2012年丹麥導演卡什帕以紀實電影的手法為市川隆一拍攝了一部紀錄片

    談及為何租人經濟會在當時如此火爆,市川隆一表示這與日本文化有著密切相關的聯系。日本是個面子社會,體面是他們維系各種關系的第一標桿。

    而最近刷爆朋友圈的日劇《風平浪靜的閑暇》,男主就是一個極度愛面子的人。因為面子問題,在家族面前一直隱藏自己家庭種種的丑聞。父親出軌、母親整容、哥哥離家出走,在他的八面玲瓏粉飾下變成了父母和睦、母親天生麗質、哥哥在美國投行上班等謊言。最后,在一個長輩的生日宴上,失蹤多年的哥哥突然出現,揭開了掩蓋多年的謊言。

    可見,租人經濟也是一種日本文化的衍生品。

    緊接著,到了2009年,一家名為family romance的公司嶄露頭角。該公司的創始人石井佑一正是“為你加油”的前雇員,憑借著在老東家學到的成熟經驗,石井佑一打造出了一家高調奢華有內容的“租人公司”。如今,公司已經有2500名雇員,截至2018年底,公司業務已經增加到3000件,年營業額高達7.5億日元(約合4600萬元人民幣)。

           

       △ family romance官網

    公司提供各種各樣的演員,小到嬰幼兒,大到老年人,只要能承擔起價格,演員的相貌、年紀、身高、人數甚至性格,都任客戶挑選。

    別出心裁的是,除了提供出租家人朋友戀人婚葬等常規服務外,他們還提供了一些與眾不同的出租方式。

    比如:

    專業罵人er出租

           

         

    《半澤直樹》播出時,對日本金融行業如此無底線的磕頭謝罪畫面所震驚,金融從業者就不是人?如今看到這個出租服務,發現找罵在日本竟也是個剛需。有條不紊羅列缺點,結合適當的牲畜詞匯,底端四平八穩,開罵,如此耗費智力體力,10000日元/小時的收費標準也是物有所值。

    腦海中浮現出一組對話:你來找罵的嗎?對,我就是花錢找罵的,怎么滴。

    專業擼串er出租

           

         

    白一點就是做一個好的傾聽者。聽客戶在刀光劍影中如何生存,斥客戶領導們又如何不配當領導,怒客戶的隊友們為何總是在關鍵時刻掉鏈子。在陪罵陪吃陪喝中,120000日元已經輕輕松松到賬了。

    來,我掏錢,你買醉,不醉不歸。

    電話er出租

           

         

    都市白領每天早上賴床?無需苦惱,只需1000日元,一段長達2分鐘的林志玲同款真聲將召喚你起床。談戀愛害怕見光死?只需注冊半年會員,就能輕松還原電影《Her》真實戀愛場景,創造一個虛擬的通話對象,無需見面便能同你聊天聊地聊天南海北。

    看完所有的業務,綜上所述,這是一家戲精公司無疑了。

    當然針對這些五花八門的租人服務,公司立下了不能打破的行規:

    1.每個演員最多只能擔任5個角色。這項規定大概是為了想讓演員們專注打造自己小而精的領域,防止個別一味貪心把所有角色都搞砸了,石井佑一肯定研究過周星馳的《論演員的自我修養》;

    2.演員不能和客戶談戀愛。正如公司明令禁止員工戀愛一樣,這項不成文的規定也是形同虛設。難道真有人為了職業操守兢兢業業單身一輩子?拜托,真愛至上。

    盡管公司明文禁止與客戶之間戀愛,但據調查顯示:長期租丈夫的女性中還是有30%?40%最后跟演員求了婚,單親媽媽是最容易產生依賴性的客戶。

    也許這才是最凄涼的地方,一種意在解決社會孤獨的“租人經濟”,最終回到了“租來的家人無法成為真正的家人”的孤獨中。孤獨更上層樓,難離心頭,那又談何緩解孤獨呢。

    此外,“租人經濟”產生的賬單也成為了一些家庭的負擔。據石井佑一介紹,他出演最長的角色是連續10年扮演一個孩子的父親,應“媽媽”要求每個月和“女兒”見上1?2次,如今,女兒已經成年,卻仍然以為他是自己的親生父親。而媽媽則為了圓這個謊言,一個人承受著巨大的經濟壓力。

    租人一時爽,一直租人一直爽,可當發現覆水難收時,只能一人悔恨痛哭。所以,租人經濟真的解決了人們孤獨問題了嗎?答案顯而易見。至于是否有必要繼續維持假裝堅強的內心,租客們就只能問天問大地摸著左邊的良心問問自己了

     

    周杰倫宣布要娶昆凌為妻的那天,無數少女經歷了人生中最痛的失戀。

    界以為她們失去的只是一個單身偶像,其實,她們失去的是整個青春。

            

         △ 《葉惠美》宣傳海報

    發現了自己失戀的事實后,坐在葉惠美的海報上像個成年人一樣思考了一晚上,然后悟出了追星的本質:即使使盡全力,最后還是能守住自己的孤獨寸土,進可攻退可守,奮力追求的同時又能堅守自我。

    呵,本質還是自私。美其名曰是追星,其實就是高級一點的單相思。賤人就是矯情。

    深刻認識到追星的殘酷本質后,我決定戒掉追星這個壞習慣。

    然而,日本為我打開了一個全新的地下偶像世界。

    地下酒吧里,身邊涌動著表面歡欣內心孤獨的宅男宅女,觸手可及的明星生動站在眼前表演節目,粉絲可以同她們握手擁抱合影,甚至在演出結束后護送她們回家。這樣的高光時刻讓我瞬間有了家的感覺。

           

      △ 地下偶像演出(地下アイドル)

    根據株式會社矢野經濟研究所發布的報告,2018年日本御宅經濟市場上,偶像領域帶來的經濟體量是第一位的,甚至大于位列二三位的同人雜志與AV的體量總和,更令人驚異的是,這個數字還在以每年30%的速度不斷擴張。所以,偶像經濟今后將會是一塊巨型蛋糕。

    而地下偶像作為一股新勢力,更是搶占了傳統偶像的大量粉絲,正如雨后春筍無聲無息成長起來。

    在傳統偶像行業日薄西山的年代,日本的地下偶像通過“可以面對面接觸”的營銷方式,為自己拉來了可觀的選票。這些“真實系偶像”大都是20歲左右的年輕女性,簽約中小型經紀公司,沒有主流的唱片公司簽約,唱片的宣傳和銷售都要靠自己,與專業的偶像相比更像是業余,再加上Live House多處于地下,因而就有了地下偶像的稱呼。

    地下偶像經濟最早起源于那個神奇的偶像團體——AKB48,一個記不清所有成員長相的組合。

            

     △ 初代AKB48

    在此之前,沒人能想到,這個來自于地下,平均顏值一般的女子偶像團體,會在之后的10年一直穩居日本娛樂界TOP 1的寶座,并正式被邀請參加了東盟-日本紀念首腦會議的晚宴。與此同時,她們在潛移默化中也創造了一個新的經濟現象。

           

    △ 2013年安倍晉三在東盟-日本紀念首腦會議的晚宴上邀請AKB48的成員出席

    歷史證明,地下偶像經濟的正式“出道”,就是要歸功于秋元康接下來對AKB48的一系列創新操作。

    這些女生出身普通,沒有家庭背景,沒有驚人的顏值,更沒有唱歌跳舞的專業技能,但是這些在善于打造網紅女子天團的秋元康眼里,都變成了優勢。

    他要讓廣大粉絲親眼目睹并且接觸到AKB48每一個女孩子的成長蛻變,這種類似“旅行青蛙”養成游戲的感覺才能讓粉絲們真正有參與感。利用這點,他創造了“握手會”的噱頭,由此,延伸一系列照片、握手券、T恤、二次元虛擬人物等盈利點,正是這些專門為眾多宅男宅女量身打造的周邊產品,讓AKB48創造了日本歌壇神話。

    同時,因為有著超強的變現能力,在那段時期,華爾街將AKB48稱為日本經濟的激勵者。

           

      △ AKB48偶像養成及變現模式 (來源:藝恩報告)

    始于2009年的AKB總選舉,以粉絲購買CD投票的方式確定隊員的人氣排名,并以此來決定下張專輯的錄制陣容。而據官方統計,2015年選舉總票數超過328萬,每一票都是粉絲購買CD的方式得來的,每張CD按照1600日元計算,整場選舉下來,用于投票的總金額就高達52.48億日元(約合3.4億元人民幣)。

    在這之后,各種地下偶像團體也在如春筍般涌出。據統計,目前日本女性偶像組合的人數在1萬人左右,其中80%屬于地下偶像。

    這些甘愿在地下吃苦的偶像組合中,都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她們都曾經在AKB等女子組合的甄選中失利。

    如今,AKB48遺留下來的偶像IP仍是地下偶像經濟得以發展的主要形式。比如:售賣拍立得照片,每張500?1000日元(約合30?60元人民幣)不等;售賣CD附帶特點券,只要集齊4張,就可以和歌迷親密接觸;進行劇場演出,演出門票每張售價1000日元(約合60元人民幣)。

    地下偶像經濟雖是一片藍海,但要完成地下偶像的養成并不容易,想要打造出行走的流量天團,需從長計議。否則,如果只是一味關注當下利益,地下偶像經濟終究也會是“曇花一現”。

    綜上所述,孤獨經濟確實帶動了日本一人食經濟、租人經濟以及地下偶像經濟的發展。

    孤獨從來都是一把雙刃劍。只要愿意投幣,焦慮和落寞也可以轉換為自由和快活。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江南皮皮蝦258  > 社會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媽,長得好真能當飯吃
女星戀愛剃頭謝罪道歉,鹿晗粉絲把關曉彤罵上熱搜,戀愛有多大罪?
梁鳳儀
中年男人如何淪為飯圈男孩
李玟收粉絲t恤給狗穿 網友:很多明星眼里粉絲不如狗
卓偉又放大料,面對這兩位女星“出軌”嚇到沉默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11选5前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