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歌稱贊,郭敬明青睞,這個愛演戲的女喜劇人到底有多少面?

    文章來源:城市畫報官方微信號:城市畫報(微信號:cityzine)

    《演員請就位》最新一期節目播出后,金靖在之前節目中演繹的《親愛的》片段仍在被大家津津樂道。



    精分,戲精,女喜劇人,上海人,臉上有九顆黑痣的女孩頂著諸多標簽橫空而出,帶來了關于舞臺喜劇的新美學——自由,新奇,即興,年輕時尚而充滿共鳴。

    當人們開始熟悉她浮夸而充滿個人標識的喜劇風格時,她卻又發現了新的自己——一個入戲至深、哭到“抑郁”的演員。“一個喜劇人能成為一名嚴肅的演員嗎?”她在問自己,也在挑戰觀眾。

        金 靖    


    米未傳媒簽約藝人
    代表作《鐘情咖啡館》《機場培訓師》
    參加節目《今夜百樂門》《演員請就位》
     SECTION 1 

    \ 演戲的渴望 /

    “劉勝瑛,我們為什么不能演戲?”
     
    大學期間,一個話劇選角的結果出來了——他們選擇了一個從未演過戲、也沒有表演資質的女孩,“表演咖”金靖忽然問。

    那時,金靖和室友劉勝瑛師從一名學習即興喜劇的外教,在酒吧創立雙人滬語即興團隊,早在學校因為演小品而被熟知。

    “OK , Fine”,金靖眼睛向上一瞟,挖苦道:“這些做作的, 煽情的,偶像劇式的影視或舞臺作品,沒有人要看我演。”說罷,眼睛又不自覺垂下來,“或者說,我就算演了,別人也是要笑的。” 

    短短幾年,這條喜劇道路像一顆穩健又逶迤火花的小彗星,拉長延伸,從 《今夜百樂門》到簽約米未成為藝人,金靖開始頻頻出現在娛樂圈、流量綜藝里——一個時尚機靈的、不可被預料的、帶來夸張演繹的非典型藝人,一個讓人過目難忘的浮夸“戲精”,一個女喜劇人。

     #該圖由受訪者提供,出自《演員請就位》。
    當綜藝《演員請就位》邀請金靖參與時,金靖心想他們大概是需要一個喜劇類的角色”,“跟傳統演員不太一樣的'炮灰。 

    但這場綜藝的錄制,始料未及地喚醒了金靖心中一個幾乎有些缺乏實感的詞——“演員”。

    臨近錄制結束時,一次偶然逛書店,她看見《演員自我修養》——蘇聯戲劇藝術家K.C.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日記體散文,心想:“畢竟是個演員了,買一下吧。”之后,這本書就成了金靖奔赴通告時的隨身物,中間夾著書簽,提示著閱讀進度。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在書中說:“一開始,我覺得自己只能演演小品,或者短劇,沒有想過自己可以表演深沉的藝術,后來演著演著開始對這些事情有渴望。”

    金靖一讀,“誒?這不就是我嗎?原來我跟偉大的藝術家有一樣開始的道路……” 

    她立即拍下來發給劉勝瑛,等待片刻后,又追問:“你看我給你發的微信了嗎?” 

    劉勝瑛也回得很著急:“看了看了,但是我沒仔細看!快,快過來打游戲!” 
    # 場地鳴謝 / Postpost咖啡店

     SECTION 2 

    \ 才華是要用真心來換的 /


    在錄制現場,金靖時常忍不住想笑。但她知道鏡頭無處不在,所有的一舉一動都將被自帶說法的剪輯刀子過一遍。有的沒參加過綜藝的演員一說話,金靖就心中有數,“嚯!這么敢講,一定會被剪進去的。” 

    早在綜藝世界里安營扎寨、已入佳境的金靖,也大概知道自己說些什么會被剪進預告片里。她游刃有余,幾乎在一開始就完美地承擔起了節目組對她的期待,制造了不少笑果。

    但她也深諳,綜藝很危險。 

    “你錄《演員請就位》的生存欲是怎么樣的?” 

    “少說話,盡量保持禮貌的微笑。”說完,金靖露出了招牌的瞇眼大笑,像一只溫順又狡黠的家貓。 

    一開始,金靖憑著對市面上同類綜藝的了解,以為演員世界的“宮斗”非常精彩

    她細細觀察, “想在漩渦中心看大家斗來斗去”,卻大失所望,發現一室演員過于單純,好像除了表演,別的什么都不會。

    當綜藝導演需要節目效果安排一些反應時, 演員們似乎都有些呆愣,“他們完全不會做節目,還在節目里言辭大膽,說一些播出去你就完了的話。” 

    金靖笑完,又感嘆:“但他們無論在臺上還是臺下,都真的很認真地在做好表演這件事。我心想,哇,娛樂圈居然還有一群這樣的人在。” 

    今年三十九歲,頂住壓力、在節目中第一次演戲就被年輕演員淘汰了的明道讓金靖格外受觸動。

    “他真的能逮誰都說一個多小時關于他是如何理解表演的。”哪怕在一個非主演的戲里,明道也會將每個角色處理得非常認真和細致,宛如男一,“你會覺得,啊,好單純的大哥呀。” 

    金靖記得陳凱歌曾對一個演員分享過一段話,大意是:在表演這件事上,才華不屬于演員,才華是演員和上帝交換的產物,演員交出真心,上帝給出才華,一旦真心沒有,才華立即消失。
    這段話——演員的單純和真心,擊中了白紙演員金靖。

    在過往,金靖也曾在即興喜劇的舞臺上打開過角色降臨的開關。當時金靖演一個騙女兒說爸爸一直在國外的媽媽, 女兒劉勝瑛說“大家都笑我沒有爸爸”時,金靖忽然難過得在臺上哽咽了起來。

    “那是我第一次體會到進入一個角色,感受她的難過——像一個靈魂降臨,肉身借了出去的感覺。

    那一次過后,就有了更多次,“動了真情的角色和靈魂,會永遠留在心里面。”那是跟演完即興喜劇后完全不一樣的深刻體驗。 

    #圖源受訪者微博@金九粒

    但“毫無演戲技巧”的金靖也有優勢,在一眾習慣鏡頭語言的演員面前,她絲毫不懼怕舞臺。但這一次,劉勝瑛不在。上一次在綜藝《歡樂喜劇人》里比賽, 幾乎每一次上場前,金靖都干嘔,害怕,流淚,但劉勝瑛撐著她,“她是全場唯一讓我感覺到安全的存在,她保護著我。” 

    幸運的是,在《演員請就位》里,郭敬明頂替上了劉勝瑛的角色,或者說——導演撐起了演員。

    在最初海選時,金靖先選擇了“比較熟悉的文學啟蒙老師”郭敬明,兩人間一開始就沒有禮貌語和生疏,“看一眼就知道他會是你的朋友,亦師亦友。” 

    郭敬明分配給金靖演的第一個戲是《親愛的》,講述了孩子被拐賣后的一段充滿絕望和愛恨的尋子之旅。節目原本為了體現“金靖特色”,安排了一段搞笑的戲份,但郭敬明決定冒險地拿掉那一段,他說:“你要完全甩開金靖的影子,你要讓別人忘記你是金靖。” 

    看劇本時,金靖看了一半就支撐不住了——她無比抵觸大悲大哭的戲份。但在第一遍排練,金靖就哭了出來,像一個無法止泄的閥門,釋放出了巨大的壓抑。

    演完后,經紀人告訴她:“棚里有個女孩,看見你演的,哇的一下就哭了出來。” 

    “那一瞬間,我覺得,我好像是一直在為這一刻而做準備。”金靖重重地點了點頭。 
    當正式演完,趙薇的評價是“她完成了一個演員合格的表演”,李少紅的評價是“我還是希望看見你更多一些搞笑的戲精演繹”。

    但陳凱歌說“非常好,你讓我忘記了你”時,手把手教授金靖表演方法的郭敬明哭了

    沙溢問,郭導你為什么哭了?郭敬明說:“一直以來,大家都因為成見而批評我,我太久沒有聽到別人肯定我了。”

    站在臺上的金靖忽然明白,演員和導演原來是一種互相保護、互相撐住的相依為命的關系,“那一刻,我就覺得,他是我的導演,我是他的演員。” 

    這之后,金靖對演員的理解也發生變化了——演員得聽話,“就像站在蹦極臺上,你必須聽旁邊指導你的人,眼睛放松,身體放松,手打開,往下跳就可以了——太聰明的人當不了演員,要傻、容易被騙、能夠去相信,千萬別說自己在表演,放下所有自以為是的聰明,心無旁騖地沉浸在角色里——這才是一個演員應該有的特質。” 

     05 有多少至暗時刻? 

     SECTION 3 

    \ 女喜劇人?演員?我不要被綁架 / 


    每一集錄完,原本對上一集無比滿意的金靖都會覺得最新一集是最好的。兩個月來,毫無演戲經歷的金靖,突飛猛進地成長,像一匹猖獗又幸運的黑馬。

    “我好像每次參加比賽都是這樣,一開始都說,哎,我不喜歡,絕對去不了比賽,一定會輸,但比著比著特別想贏的那種感覺就出來了。” 

    金靖只有一個演戲的辦法,“靠本能。”每一次拿到新的劇本,她就只能盡全力沉浸入這個角色里,“完全讓自己變成這個人。”每一個演完的角色,都似乎還一直留在她的身體里,像多重人格。 

    為了讓演員的才華得以展示,綜藝里的每個劇本幾乎都有強沖突和爆發性。每一次哭,金靖也在細致地思考著分寸,“暴哭”,“笑著哭”,“忍哭”, 甚至是“不哭”。 

    演完《親愛的》之后,金靖回北京看了個中醫, 醫生說:“從你的肝來看,你有輕微抑郁癥的傾向。最近怎么了?” 

    我可能哭得太用心了。 

    但金靖依然沒有憑演技打動所有人,有人不贊同,“你沒有保留自己的風味。”

    甚至在后期,大家都確定金靖已是一個無可置喙的演員后,還有前輩好心相勸:“現在女喜劇演員非常少,你是演喜劇非常好的女演員,你沒必要去爭搶那些肯定有比你演得更好、更合適的演員的戲。” 

    金靖想起了當時參加《歡樂喜劇人》時,導演跟她說過讓她感覺類似的話, “你要把自己定位為南方的女喜劇人,兩個標簽都在你身上,我們非常好做話題。”

    金靖有些小心,“那種感覺,嗯,后來我覺得,有一點像被綁架。” 

    “我做喜劇只是因為我快樂,我不能代表任何一種類型,也特別討厭被扣上哪一種主義或者少數的頭銜,讓我去撐起一片天。”她明白前輩的意思,“但我不會為了任何人對我的評價,而去做任何事情。” 


    過去在即興的舞臺上,即興要求失控后的掌控,一邊表演,一邊現場編劇,每次都像是“九死一生活下來”。結束后,金靖有成就感,“觀眾覺得你是最好笑的。”但假如觀眾不笑,那種失敗的羞恥幾乎會一直懸掛在每日自省的金靖心里。

    但在演戲的舞臺上,金靖享受到了演員的專心——徹底忘記觀眾的存在,也徹底地從不安中解放。結束后,金靖有了優越感,“就是在舞臺上,一瞬間實現了所有的釋放和麻痹感,”也就是,一種精神高潮。 

    盡管金靖是排斥一切上癮物、煙酒不沾的摩羯座,但她確知——演戲讓她上癮。 

    多年的即興喜劇經驗教會了金靖一條生活哲學:降低預期,這樣只要有一點點的收獲,你都會覺得超出預期,覺得自己一生都很順利。 

    金靖一路走來,稱得上順利和幸運。玩起即興喜劇,慢慢探索就越來越好笑,不久就當上了《今夜百樂門》的駐場卡司。來米未, 被推著上了國民綜藝《歡樂喜劇人》,被眾人所熟知。到如今,又為自己找到一個新的演員身份。 

    大多數時候,金靖不太愿意挑戰和邁出舒適區,這是她熟練地規避痛苦的方法,“催眠、假裝或者讓自己信以為真——我沒有任何的期待或者追求。”

    事實上,在收到《歡樂喜劇人》的邀約后,金靖先拒絕了,其中一方面的原因就是她害怕自己無法再創作出像《機場培訓師》那樣上過熱搜、廣為傳播的作品,就會打破“我是一個幸運的人”這一信念,“讓人覺得天才也只不過是曇花一現。

    但馬東告訴她:“一個真正幸運的人,是這個人的每一次努力都會有回報。” 

    在《歡樂喜劇人》里的最后一個小品,臨上臺前,金靖將其中一句不斷被重復的口號改為:“只要我們不放棄,一定會有好運氣。”演完,下臺的幕簾子一拉上,金靖就淚崩了。

    通常,別人若要問金靖“你現在想做什么”,金靖會回答:“我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她害怕,如果這個事兒沒有做到的話,她會痛苦。 

    但她忍不住問自己的導師郭敬明:“大家會接受我是個演員嗎?那些電影導演會真實地來找我演戲嗎?哪怕我現在演好了……我覺得也沒有用,好像大家也不會來找我的。” 

    郭敬明回答道:“不會不會,一定會有人來找你的。
    # 場地鳴謝 / Postpost咖啡店
     金靖 × 城市畫報 
     \ 斗嘴小劇場 /

    城市畫報:拍那么多大片,喜歡攝影嗎? 

    金靖:曾經喜歡過,大學時暗戀過一個男老師,他喜歡拍旅游照片。我為了他單獨一個人去了滇緬,拍了十天的照片。拍回來給他看,他說拍得太差了,留我一人在家里痛苦。(但我覺得有幾張已經到了我可以辦影展的水平哈哈。) 后來再也沒有拍過了。前幾天回上海,我媽還問我那單反怎么辦?我說趕緊掛去閑魚下面賣了。真的,好傷害我,但我覺得他一定是用一些PUA的東西,故意貶低我,讓我對他更欲罷不能。他做到了,哈哈哈。 
    城市畫報:自稱“一個非常快樂的人”,你有什么快樂的小秘訣? 

    金靖:不要太做作,別把自己想得太偉大,也別把自己太當回事,不要陷在悲情的角色里面,或者頻繁地拔高自己平凡的生活。我覺得就是認清自己是平凡 的一員,不要老鉆那些牛角尖。自己活得輕松一點,或者少讀一些書。
    城市畫報:一個上海人要如何愛上北京? 

    金靖:我現在還處于先強迫自己、催眠自己愛上它的狀態。現在認識了一些北京人,我覺得他們講話太好笑,就慢慢的有點喜歡這里。可能屬于那種斯德哥爾摩情節,在一個地方久了,就不自覺地會愛上這里、合理化自己目前的生活吧。 
    城市畫報:在北京獨自生活嗎? 

    金靖:原來劉勝瑛跟我住在一起,后來有男朋友就搬出去了。我又找了另外一個室友,我接納她的唯一一點就是,我覺得她十年之內找不到對象,搬不出去,就讓她住在我家里。 
    城市畫報:人類應該如何脫單? 

    金靖:啊,我還比較容易找到對象,別看我其貌不揚的。找對象我覺得唯一一點跟李銀河老師說的一模一樣,就是你內心得非常非常非常渴望愛情,你才會找到愛情。 
    城市畫報:戀愛中? 

    金靖:(笑)他們說明星遇到不想回答的問題就要笑。 

    # 場地鳴謝 / Postpost咖啡店

    城市畫報:你喜歡看什么電視劇? 

    金靖:我喜歡看的劇,我喜歡會死人的。原來都看TVB的《法證先鋒》《刑事偵緝檔案》《洗冤錄》什么的,后來TVB沒落了一段,我就開始看看《柯南》什么的。反正必須得有一些未解之謎,但是又能在半個小時到40分鐘之內把這個未解機密給我解開了的這種電視劇。 
    城市畫報:最近有買到什么很喜歡的東西嗎? 

    金靖:我只能說我身上這件價值不菲的毛衣了(拍攝當日太冷,現場花了3000元買了件衣服),不然我真的沒有辦法接受它那么貴。而且你知道開這種店的老板有時候可能很有個性,就怕我問他為什么這么貴,他就說你不喜歡就不要買。哈哈哈,那我該怎么辦?我跟你講,人真的有一半的錢都是花在面子上。 
    城市畫報:平時一個人會有抑郁的一面嗎? 

    金靖:我可能只是回歸到冷靜的一面,大家看見我太過高興的一面,就會覺得我冷靜的一面是抑郁。但我總得冷靜一下吧?誰天天像個瘋子一樣在那里傻樂呀?我覺得我也是個humanbeing啊。 
    城市畫報:冷靜的時候會做些什么? 

    金靖:一個人呆著,有時候不坐飛機,坐高鐵五六個小時發一路的呆,想事情。還有延續高中時的習慣,抄抄手邊的書,走走神,回來再落到你抄的那句話,又覺得這句話好像點醒了你的人生。 
    城市畫報:現在有什么作為演員的野心嗎? 

    金靖:目前就是想演一部電影而已,想有一個大家可以去電影院買票看的我的電影。 
    城市畫報:現在對即興喜劇是什么情感和態度? 

    金靖:我到現在還是很想念跟劉勝瑛在上海小酒吧里一起做的滬語即興喜劇,很多叔叔阿姨來看,我們上海話不標準他們還在臺下隨時打斷。如果我們后來沒有參加《今夜百樂門》而走紅賺上錢的,應該會繼續將這個東西做下去。

    《樂隊的夏天》錄制最后一集我去了,李宇春唱歌的時候我和劉勝瑛就很難過。在這個節目之前,米未另一個老大——總導演牟其實先策劃了一個即興的節目,還組了一個即興培訓和團隊。但呈現太難了,后來就放棄了。劉勝瑛當時就問:即興的夏天什么時候來?回去路上,兩輛車分開,我倆都哭了。即興太小眾了,也太難了,節目可能真的就是做不出來,還是有一點點難過。


    以上全部內容節選自《城市畫報》11月刊

    關于金靖的完整采訪內容盡在

    封面專題《YOUTH 新青年》

    新刊內頁搶先看


     / 劉央 
     / 林舒 部分圖片源于金靖微博 
    編輯 / 夏偲婉
    設計 /   孔韻彤
    實習生 / 吳思雨
    妝發 / Milo
    場地鳴謝 / Postpost咖啡店
    (北京羊肉胡同58號)
    微信實習編輯 / 栗子

    更多信息及雜志購買請關注城市畫報官方微信號:城市畫報(微信號:cityzine)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城市畫報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喜劇演員金靖:中國市場上,給女生看的東西太少了
金靖:被郭敬明選中的女喜劇人
郭敬明這次真的說得對
我算知道啥叫「娛樂圈」了
這是唯一沒有煽情的一檔喜劇綜藝,可惜它今晚收官了
好作品都是用細節打動人心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11选5前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