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長壽網綜《奇葩說》,新一季如何重新出發?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數娛夢工廠”(ID:D-entertainment),作者楊雪 友子,36氪經授權發布。

    #奇葩說第六季陣容#、#被肖驍說哭了#、#黃執中輸給雷哥#……

    10月31日,《奇葩說》第六季(下稱《奇葩說6》)正式回歸,開啟了每周四、周六一周雙更的節奏。節目播出兩期后,多個話題引發熱議,登上了微博熱搜。

    上周六播出的第二期,BBking黃執中的意外敗北,讓新一季節目的火藥味更加濃厚。憑借更殘酷的賽制、更密集的觀點、更奇葩的選手,《奇葩說6》從開分的8.5分升至了8.7分,不降反升,迎來了開門紅。

    作為網綜市場的第一個爆款綜藝,《奇葩說》自2014年開播至今,一年一季從未斷更。《奇葩說》不僅打破了“爆款網綜不過第五季”的詛咒,而且六季下來平均評分達8.36分,在國產綜藝中排名前列,官博的粉絲數更是超過了160萬。

    但《奇葩說》這六年的路走得并不順風順水。伴隨著老奇葩的相繼出走、新奇葩的人才匱乏,以及新老奇葩始終存在的內斗問題,加上辯題的受限、政策把控的嚴格、網綜市場的競爭加劇,這個語言類綜藝IP也面臨著老化。

     焦慮的米未傳媒轉而進軍音樂類綜藝,在今年5月推出了《樂隊的夏天》,迎來口碑、人氣雙豐收,并在前不久愛奇藝舉辦的秋季招商會上,宣布第二季將迎來20支樂隊陣容。

    不再是米未唯一的頭部綜藝,《奇葩說6》是如何在選手和辯題方面“重新出發”,再煥生機的?

     3萬多人選出56人,新人撐起《奇葩說》?

    第六季首期節目播出后,知乎上“《奇葩說6》你最遺憾誰沒有來?”迅速成為了熱門話題,短短幾天內多達486個回答。

    粉絲們羅列了長長的名單,既包括之前的導師高曉松、張泉靈、何炅,還包括多位離開《奇葩說》舞臺的老奇葩們,包括陳銘、馬薇薇、姜思達、范湉湉、歐陽超等。

    毫無疑問,人才的流失成了《奇葩說》邁不過去的一道坎。兩季“BBking”陳銘和馬薇薇的同時缺席,是《奇葩說》六年第二次出現標志性人物的退出,第一次則是姜思達和范湉湉的退出。

    面對觀眾的不舍,陳銘也在微博作出回應,稱自己要去攀登新的山峰。在《奇葩說》功成名就之后,陳銘繼續活躍在各大綜藝中,包括《最強辯手》《非正式會談》《少年說》等,在婚戀、時尚、選秀等多個領域發揮自己能言善辯的特長。

    作為米果文化副董事長、米未傳媒簽約藝人,馬薇薇在《奇葩說》的舞臺上活躍了整整五年。2016年,米未為其開設了個人脫口秀節目《黑白星球》。

    小試牛刀后,馬薇薇又在今年創辦了《愛思不si》的對話欄目,變身主持人,和肖戰、吳青峰等多位明星展開7天7問,就此與《奇葩說》的歷程暫告一個段落。

    在《奇葩說》第六季陣容官宣當晚,馬薇薇深情地表示,《奇葩說》是她永遠的娘家,《愛思不si》是她的婆家。

    另一位老奇葩姜思達從《奇葩說》第四季開始缺席,以米未簽約藝人的身份推出了《透明人》的短視頻節目,做“少數派報告”。2018年5月,姜思達宣布離開米未,成立個人工作室,在今年10月,姜思達又與騰訊新聞合作了《僅三天可見》的全新訪談節目。

    范湉湉同樣參加了三季的《奇葩說》,隨后選擇了回歸自己“夢開始的地方”——影視圈,在各大網劇、電影中頻繁亮相,還積極參加了《演員請就位》等演技綜藝。

    (范湉湉在《演員請就位》中助演)

    不論是陳銘、馬薇薇還是姜思達、范湉湉,老奇葩們在《奇葩說》的舞臺上都是不可替代的。他們多季的精彩表現培養了一大批忠實的粉絲群體,粉絲轉而追隨他們上的其他綜藝或訪談節目,對《奇葩說》而言,每一位老奇葩的出走,都會給節目帶來不小的粉絲數目流失。 

    為了彌補,《奇葩說》過去幾年不斷在吸引新奇葩的加入。第四季的馬劍越、臧鴻飛,第五季的詹青云、熊浩,以及第六季前兩期脫穎而出的小黑、許吉如和oner成員岳岳,都成為新人中的佼佼者。

    《奇葩說》的核心在于“奇葩”,新老奇葩的實力直接決定著節目的成功與否。到了第六季,節目組擴大篩選規模,自今年6月起在全國7大城市進行線下海選,還進行了海外主要城市的選拔。

     “中國最大的優勢就是人多。”節目組最終收到了超過36000人的報名信息,并篩選了3000多名選手進行面試,選拔出最后的56名新奇葩。 

    《奇葩說6》的56名奇葩中,新奇葩占比超過了半數,包括抖音網紅、狼人殺選手、脫口秀演員、哈佛學霸、創業公司老板和外國留學生,呈現出更多職業背景和人生經歷,如鯰魚般為節目注入了新鮮血液。

    從前兩期節目來看,以顏如晶、肖驍為代表的老奇葩繼續保持自己的高水平,許吉如、小黑、戰勝黃執中的雷哥等新奇葩表現都令人驚喜,外國人星悅更是創造了92比7的超高比分,接下來更多新奇葩們的表現也讓觀眾拭目以待。

    小歡參加了本季節目的上海海選,并在北京復試環節遭到淘汰。小歡向數娛夢工廠介紹,“線下海選環節第一輪是自選話題,第二輪是抽簽定題,給2個小時的時間進行準備。我們輸了,整組都被淘汰了。” 

    他也補充道,“不過我在這個選拔的過程中,如愿見到了傅首爾、邱晨、顏如晶三位喜歡了很久的選手,已經很滿足了。如果《奇葩說》明年還有第七季的話,我還會繼續參加選拔。”

     網羅上萬道辯題,“奇葩”話題還有得說嗎 

    《奇葩說》的一大核心是“奇葩”,另一大核心自然是“說”。除了選手之外,辯題也是節目的重要看點,辯題的好壞直接影響到內容的質量。

     節目走到第六個年頭,辯題依然是繞不過去的一大難題。辯題首先要有辯論的價值,具備社會價值和意義,其次不能帶有太明顯的預設,還要滿足綜藝娛樂的趣味性,而且不能和前五季的100多道辯題有所重合,并且還要考慮到監管的壓力。

    10月31日《奇葩說6》線下看片會上,BBking、米果文化創始人之一的邱晨在映后透露了很多幕后細節。 

    關于《奇葩說》的辯題究竟是如何產生的,邱晨提到了兩點:“可辯性和縱深感。可辯性的判斷,就是為了確保正方反方不要懸殊太大,以避免不公平的情況出現;而縱深性則是指內容的可拓展性,經得起正反雙方的反復論證。”

    第六季延用了之前幾季的篩選機制,從網上搜集了超過萬道的辯題,再讓多名用戶對辯題進行排名。因此,辯題朝著更為生活化和實用性的方向發展。節目組還適當降低了情感類題目的比例,聚焦在一些社會熱點現象。

    開播當天下午,《奇葩說》官方微博公布了11道海選辯題,“異地戀伴侶反對我和異性合租,我要搬嗎”、“該不該加入吐槽上司的局”,選題更生活化,在愛情、親情、友情、人生、職場等領域內均有涉獵。 

    但隨著辯題選擇范圍愈發局限,討論話題的銳減少,而觀眾的精神閥值在日益提高,思考能力也在不斷加強。近兩年《奇葩說》不少辯題都讓人感到雞肋,遭致了網友的批評:

    “ '正確的廢話還要說嗎’這個辯題真是莫名其妙,最后也沒辯出個所以然來。”

    “這些辯題只是討論大眾生活中會遇到的問題,并沒有關注到少數群體。題目總是繞不開情情愛愛,可惜了某些選手和嘉賓。” 

    《奇葩說》之前因話題敏感而多次遭遇下架,部分節目下線或整改,《奇葩大會2》更是整個節目被“連鍋端”。由于監管全面趨嚴,其賴以生存的表達空間不可避免的受到擠壓,自由表達的路越來越窄。 

    出于“求生欲”對內容安全的考慮,節目的辯題也從尖銳的社會話題,變為了“認真你就輸了嗎”這類無可不可的哲學話題,減弱了節目在辯論上的關注度,試圖用有更大包含范圍的故事性來吸引年輕受眾。

     米未“再出發”

    《奇葩說》背后的米未傳媒,這兩年也承受了不小的壓力。

    一方面《奇葩說》盡管做到了第六季,但話題度相比以往下滑了不少,口碑從第一季的9.1分到第五季的7.4分,逐漸呈現出疲態。

    另一方面,米未推出的其他綜藝均反響平平,轉投優酷的《拜拜啦肉肉》沒有水花,《飯局的誘惑》和衍生的《飯局狼人殺》并未能持續,馬薇薇主持的《黑白星球》播出幾期后便停播下架,而脫胎于《奇葩說》的《奇葩大會》今年也沒了下文。 

    成立了4年的米未,自2016年4月宣布獲得A輪融資,估值達20億后,在資本市場上再沒有其他消息傳來。 

    與此同時其他語言類節目受到了熱捧。同樣深耕語言綜藝的笑果文化,手握《吐槽大會》和《脫口秀大會》兩檔爆款網綜,剛在今年4月完成B輪融資,最新估值達到了30億元。

    內容創業的重壓之下,米未來到了轉型的關鍵時刻,亟需證明自己具有持續生產優質綜藝產品的能力。 

    經過八個月的籌備,《樂隊的夏天》5月25日晚在愛奇藝上線。米未第一次走出了語言綜藝的舒適圈,進軍非語言類綜藝,借由《樂隊的夏天》開辟了新的內容疆土。 

    這檔音樂綜藝成為了去年夏天的網綜新爆款,豆瓣評分從開播的7.1分一路攀升至8.7分。

    與此同時,雖然參賽樂隊五花八門,很多樂隊成員都很年輕,但節目價值取向牢牢把控在“熱愛”的范疇內,絕不越雷池一絲一毫。

    如同《奇葩說》讓辯論破圈一樣,《樂隊的夏天》也讓小眾樂隊進入了大眾的視野,把更多年輕人吸引到了各大音樂節和Live House的演出現場。

    明年《樂隊的夏天2》還將集結黑豹樂隊、好妹妹樂隊、丟火車等20支樂隊,成為米未和愛奇藝的又一檔頭部節目。

    米未用《樂隊的夏天》,證明了《奇葩說》具有可復制性:選取一個小眾群體,豐富的選手配合有資歷的導師,通過獨特的演繹方式、詼諧幽默的段子,吸引年輕觀眾,輸出“有趣”的價值觀念。

    節目的價值觀也得到了官媒的蓋章認可。人民日報今年7月曾發文稱贊:“《樂隊的夏天》給予了獨立音樂全新的機會,用年輕人喜愛的超級網綜模式,讓樂隊展現自己的歌曲和理念,與觀眾共同探討多元的樂隊精神內核,為中國音樂產業帶來了全新活力。”

    即便如此,趨勢不斷變化,任何公司都很難保證隨時拿出爆款。用《奇葩說》總制片人、米未傳媒聯合創始人牟頔的話說,“做綜藝公司的宿命,就是一個接一個的做,永不停歇地做下一部。

    好在《樂隊的夏天》為米未開拓了新的賽道,米未再一次證明了自己的內容持續化生產能力和內容安全保證能力。《奇葩說6》也因此能夠卸下壓力,更好地“重新出發”。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塵世萬相  > 綜藝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被誤解是《奇葩說》的宿命?不,眾口難調才是
紅到第五季,國產綜藝我只吹這一部
純網綜藝《奇葩說》何以保持三季熱度?
《奇葩說》做對了哪些事,為什么就火了?| CBNweekly
十期過后,你還在唱衰做到第四季的《奇葩說》?
一季比一季差?這節目怎么還辦到了第六季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11选5前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