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愛獨處,女人愛購物,是早在舊石器時代就養成的習慣

    “舊石器時代是人類演化的第一個階段,從人類具有文化能力開始,到距今約一萬年前,這段漫長時期占了人類歷史發展進程的99%。”

    舊石器時代是人類演化的第一個階段,從人類具有文化能力開始,到距今約一萬年前,這段漫長時期占了人類歷史發展進程的99%,也就是說,人類生存演化的絕大部分時間都在舊石器時代。

    狩獵與采集

    人類狩獵采集

    舊石器時代的人類是靠打制的石器來進行狩獵采集的,他們居無定所,人口也很稀少。狩獵采集是舊石器時段先民的生計模式,應該說,這種生計模式養育了過去的人類,也塑造了今天的我們。

    大家說,過去跟現在有關系嗎?有。我舉一個例子,狩獵主要是由男人承擔的工作,有一本書的書名就是《Man,the Hunter》。狩獵往往采取遠距離奔跑、跟蹤獵物的方式,它需要狩獵者具有高度的專注力,不能左顧右看,不能受周圍環境的影響,否則獵物就會跑掉。

    狩獵往往是個體或小規模群體的行為,因此狩獵者通常比較孤獨,他不僅沒有多少跟別人交流的機會,還需要配備各種工具來應對不時之需,因為可能他原本只想打一只鹿,結果躥出來了一只老虎,他就必須想方設法地保住性命。

    采集者

    所以,狩獵具有高度的風險性和不確定性,狩獵者跟動物的搏擊是一個充滿了血腥的過程。或許有人會說,難道在那個時期,女人一點兒用處也沒有嗎?當然不是。女性也很偉大,她們是采集者。

    采集對食物的獲取、營養的補給和養育后代等都非常重要。不過,采集往往在房前屋后,不需要走很遠的距離,也不需要辨別方向。而且,采集資源比較豐富,大家也通常結伴而行,時間也比較寬裕,有很大的隨意性和娛樂性。另外,采集不需要依靠過于復雜的工具就能夠完成。

    舊石器時代狩獵和采集的特點其實一直延續到了今天的生產、生活中。比如,現在大多數男人都討厭逛街、購物,不愿意到商場去,為什么?

    因為對于男人來說,商場里的商品就像一個獵物,他要高度專注去選擇中意的物品,但商場里吵吵鬧鬧的,他們受不了。所以女性朋友們應該理解你們的男朋友、你們的老公,他們不愿意陪你們購物其實是有進化的道理的。

    老公寄存處

    幸虧一些商場人性化地設置了一些服務設施,比如一個可以充電的插座,一個可以休息的小角落,這樣男性朋友們就可以靜靜地等待購物歸來的女性,然后結伴回家了。

    再比如,男人普遍方向感強,即便他要走很遠的路,即便他沒去過那些地方,他也很自信,所以他們出門不愿意問路,即使走錯了也不愿意問,因為過去狩獵的男人就沒人可問。

    還有,男人普遍手巧嘴笨,尤其是吵架的時候,不像女人那么能言善辯。男人也比女人更傾向于獨處,所以從事IT行業和理工行業的大多是男性,哲學家也是男性偏多,女性很少做這樣的工作。

    結伴出游

    同理,現代女性也有舊石器時代女性采集者留下的性格烙印,比如,女性迷戀采摘,喜歡結伴外出;她們喜歡打鬧嬉戲,常常高聲歡聲;她們喜歡逛街、購物,購物時比較挑剔,而且常常看而不買;女性的方向感普遍偏差,前后左右還能分清,東西南北就一片混亂了。

    各種各樣的工具

    現在很多男人還是工具控,為什么?因為以前打獵的時候需要很多工具以備不時之需,所以現在的男人依然熱衷收集工具,有時候還會炫耀,雖然那些工具可能他一年也用不了一次。

    而女性往往用不了太多工具,她的牙齒、指甲就是自帶的工具。因為狩獵是一個暴力而血腥的過程,所以長此以往,男人的暴力傾向就會大于女性。有人就說,這個世界不太太平,如果讓女性做領導者,或許大家就會更加安定團結。

    石器的制作

    330萬年前肯尼亞的石器

    講到舊石器時代,一個最主要的標志就是打制的石器。在距今330萬年前的遺址里,我們就發現了石器。

    40萬年前的阿舍利手斧

    20萬年前莫斯特石器

    4-2萬年前的石葉與細石葉

    隨著時代的演進,石器技術不斷精湛,石制工具不斷精美,功能分化也更加明顯。通過對比40萬年前,20萬年前,4萬~2萬年前的不同工具,我們可以發現,石器不僅越來越精致,而且朝著藝術化的方向發展。

    神奇的勒瓦婁哇技術

    上圖是我要介紹的就是舊石器時代一種非常神奇的石器制作技術——勒瓦婁哇技術。

    勒瓦婁哇得名于在巴黎附近的一處舊石器時代遺址,這種石器制作技術流行于距今40萬~4萬年之間,一般認為它們是尼安德特人制作和使用工具的方法。

    尼安德特人是一支古老的人群,以前的研究認為他們徹底滅絕了,但現在的研究表明,我們的基因庫里還有他們的基因貢獻,因為他們是我們祖先的一部分。


    防身與打獵復合工具

    他們制作的勒瓦婁哇工具非常的精致,而且非常規范化,大多數為復合工具,比如矛頭,可以用來作為防身的武器或者打獵的工具。

    新疆駱駝石勒瓦婁洼技術產品

    內蒙古金斯太的勒瓦婁洼技術產品

    中國北方的少數遺址里也發現過這種勒瓦婁哇制片,大家一看就知道,它跟普通的其他石器不一樣,不過勒瓦婁哇技術傳到中國傳到東亞的時間已經比較晚了。

    這種技術是一種化腐朽為神奇的技術,它表明當時的人類已經能夠經過預制、加工、改造等一系列程序,從常見的河灘上的鵝卵石上打出一個終極產品,而這個終極產品非常規范、非常鋒利,可以直接拿來使用。

    在這里我給大家放一段視頻,這是現代人模擬打制石器來復原勒瓦婁哇技術的一個視頻。

    終極產品誕生過程

    像這種工作我們要經常做,這是實驗考古的一部分。這是一個燧石,一個河灘上的鵝卵石,經過向兩面不斷打片,最后產生一個石核。

    這個石核的形狀很像烏龜,一面凸,一面比較平。最后的工具是從平的這一面打下來的。

    大家看,這是最后的一擊。最終的產品就是這樣的,非常鋒利,非常規范。那么他打下這個石片用來做什么呢?其實,這個石片本身就是一個工具,它會被鑲嵌到木頭上、鹿角上,或者壺柄上來使用。

    因為它非常鋒利、非常有效,所以用途廣泛,可以用來砍樹,即便跟現在的金屬工具相比,也不相上下。

    大家可能想不到石器會這樣鋒利,舊石器時期的人類沒有金屬工具,石器就是他們生產生活全部的工具,所以石器對他們非常重要。

    石器的用途

    石器是為人來使用的,它到底有什么用途?當然,不同的人群,不同的時代,石器有不同的用途。下面我給大家介紹一下北京猿人對石器的使用。

    北京猿人

    90年前,北京猿人的第一個頭蓋骨被發現于北京房山周口店遺址,今年恰好是北京猿人發現90周年。

    周口店出土的破碎石塊

    有些人可能在博物館或者書上看到過這些石器,或許你們會疑惑:這些破碎的石塊、石片真的是工具嗎?它們到底有什么用處?它們用來加工什么對象?我們從中可以得到什么信息?北京猿人有智慧嗎?

    有人說北京猿人太笨了,他們使用的工具那么原始,他們肯定滅絕了,不會進化成今天的人類。

    微痕分析技術

    我們從周口店遺址的上文化層,也就是距今四五十萬年左右的層位,選取了134件標本來做使用痕跡和功能分析。

    這一項技術叫作微痕分析,就是使用痕跡來進行分析。這些痕跡特別細小,只有在顯微鏡下才能觀察得到,這是一個從已知推到未知的過程。

    我們首先做實驗,模仿古人制造工具,然后進行各種使用。使用完以后,我們在顯微鏡下對痕跡破損的情況進行仔細觀察和記錄,進行三維形態的獲取。

    最后我們得出結論:石器上面的確會留下過去人類使用過的各種痕跡,而且不同的時間、不同的作用對象,石器上留下的痕跡是不一樣的。

    我們把實驗的標本和考古遺址發現的標本進行比較,看看哪種痕跡最相似,我們就能知道這件石器當年是怎么被使用的了。

    模仿古人制作工具并使用

    具體到北京猿人遺址,從遺址里出土了很多各種類型的工具,主要是刮削器和尖狀器。比如大家看到的這件工具,它帶一個尖兒,還有刃兒,我們一般把它叫作尖刃器或者尖狀器,它的尖部是被鉆頭使用過的。

    我們觀察模擬的結果發現,它是用來雕刻或者鉆鹿角、骨頭、木頭等硬質的材料,所以它形成了一些破損和磨圓。

    邊緣(如圖所示B點)的位置有一個刃口,有切割留下的磨損的痕跡,(如圖所示)C這個地方也有痕跡,這是手抓握石器而磨損留下的。

    中國可確認的最早的裝柄工具

    研究告訴我們,這件石器真的是北京猿人制作和使用過的工具,不同的部位有不同的功能。

    而且通過這項研究,我們還破譯了一個重大的問題——找到了目前在中國最早的裝柄工具。

    這件工具尾部的有些痕跡不是因為使用而產生的,而是因為裝上木柄或骨柄后摩擦所致。

    裝柄工具的使用是為了加工皮革,這說明當時的人類已經會通過加工獸皮來做衣服,這是一個重要的研究發現。

    通過這些研究我們知道,北京猿人那個時期的古人類已經會制作形態不同、功能分化的一些工具,比如刮削器,人們主要用它的刃口來肢解動物、加工皮革;比如尖狀器,人們主要是利用它的尖部來加工硬質的材料。

    北京猿人的工具看似簡單,實際并不簡單,尤其復合工具的出現表明當時的人非常聰明。北京猿人看似原始,但實際他們是比我們想象的更加聰明的一個直立人的群體。

    古人與火

    古人不僅制作石器,還用火。

    有控制地用火是人類獨有的行為能力,火的使用對人類非常重要。用火熟食使人類的腦量增加、體型增大、臼齒變小、腸胃縮小、體毛減退。

    變成窄臉甚至錐子臉是很多人追求的目標,但實際這是人類進化的結果,是用火后產生的一個結果,否則我們就需要用碩大的牙齒來咀嚼食物,大家就都是大方臉了。

    水洞溝遺址

    我想舉兩個例子來告訴大家過去的人非常聰明,他們有各種用火方式。

    這兩個案例來自于寧夏銀川附近的水洞溝遺址,距今大約4萬~1萬年間,其中一個遺址距今4萬~3萬年間,人類曾在這里居住過。我們從這個遺址發掘出了一些精美的石器和裝飾品。

    有些石器的顏色非常精美,非常漂亮,呈現出赭紅色,而經過很多調查和尋找,我們沒有在當地找到呈現這種顏色的自然石頭,所以我們判定,這種顏色應該是過去的人類把石頭加熱后所產生的。

    這種發現和推論是否準確呢?我們進行了實驗。

    我們在周圍找到相同的石頭,對它們進行燃燒加熱,記錄燃燒加熱的時間和溫度,再進行各種分析,包括顏色的變化。

    圖左:石材加熱顏色變化情況;圖右:石材色彩變化

    大家看,右側的這塊石頭經過加熱后已經變成了赭紅色,顏色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左邊這張表則記錄了各種石材加熱后的顏色改變情況,有的改變大,有的改變小。

    我們還對這種石頭加熱前后的質地和顏色進行了分析。分析發現,加熱會使石頭變得更加致密、更加均勻、更加有韌性,更便于人們隨心所欲地去加工一些石器。

    當時的人真是聰明,他們會用熱處理的方式對石材的質地加以改善,以便加工出更好的工具。至于顏色的變化,可能只是一個副產品。

    遺址距今約1.2萬年的“12地點”

    同樣,在這個遺址距今約1.2萬年的“12地點”,我們也發掘出了精美的石器、骨器和裝飾品。

    不過我們同時發現了很多被燒過的石頭,其中有一些特別細小而破碎的石頭,它們并不是工具,為什么會在這里出現呢?

    細碎的石頭

    經過了一系列的研究和多學科多角度的分析,我們發現,這些石頭都是被人們挑選出來后搬過來的,它們經過了高溫加熱,最后被放到水里崩解而成。

    原來,這些細碎的石頭是“熱石”和“燒石”,這種用石頭將食物煮熟的方法叫“石煮法”。

    “石煮法”示意圖

    “石煮法”現在仍然流行于一些地區,尤其是一些少數民族居住的地區。那么,一萬多年前的人類用“石煮法”煮什么呢?

    通過對周圍植物進行調查,我們發現,水洞溝的溝谷和沙地里長著20多種可食用性植物,這些植物的根莖、果實、葉子等都需要加熱煮熟后才能食用,否則根本咬不動或者有毒。

    另外。這個遺址還出土了大量動物的化石,從動物化石上我們也能看到工具切割的痕跡,但沒有燒烤的痕跡,所以說,這些動物應該是被當時的人們煮熟后吃掉的。

    人類最早是何時登上青藏高原的?

    考古學研究是針對特定的問題來尋找材料進行探索發現,來解決特定的問題的。

    我們最近的一項研究是針對青藏高原史前人類生活證據的尋找和破譯。

    可能有些人去過青藏高原,尤其是高海拔地區,那里海拔高、氣溫低、空氣稀薄、資源匱乏,極端環境的生存問題是人類面臨的極大挑戰之一。過去如此,現在也是這樣。

    我們想知道,人類最早是什么時候登上青藏高原的,他們是如何適應這種惡劣的環境的,當時的人跟現在的藏民又有什么樣的關系。

    為了破譯這些問題,從2011年以來,我們的團隊8次登上青藏高原的各個地區進行調查、發掘、探索,我們在很多地方的地表都發現了一些史前人類留下的工具和用具。

    我們知道,很早以前確實是有人類到過這里的,但我們必須要找到相關遺址,尤其是有原生地層的遺址,只有這樣我們才能通過地層去分析當時的自然環境,去測定人類生存的年代。

    那曲尼阿底遺址發現石器

    功夫不負有心人。2013年,我們終于在那曲尼阿底的遺址發現了大量的石器,方圓兩千米的地表都分布著人工特點非常明確的石器,一看就知道它們不是自然形成的,是人類制作和使用的。

    其中有一個部位的地層里也有石器,這是我們夢寐以求的地層遺址,有原生的堆積。

    2016年,我們的團隊開始到這個遺址進行正式的發掘。發掘工作持續了三年,這是一個精耕細作的過程,運用了很多高科技的手段。

    石葉石器

    我們發現了精美的石葉石器,這種石器特別有技術特點,它的技術屬性跟我剛才介紹的勒瓦婁哇技術有著異曲同工之處。

    它們是人類進行設計、經過加工后產生的終極產品。細長而規范的石葉被用來加工成復合工具,用以狩獵和防身,我們還從工具上提取到一些當時動植物留下的殘留物。

    這項研究最難的地方就是對地層和時代的判斷,因為那個地方不斷地剝蝕,能留下原生地層非常不容易。

    怎么判斷年代呢?最好的方法是碳14測年法,但這種方法需要用到有機質,可惜我們在這個遺址里沒有找到任何的有機質。

    所以我們采取了多種方法,尤其是光釋光的方法。我們在幾個實驗室經過分析、經過校對,最后終于得到了非常可靠的關于這個遺址的年代結論:4萬多年前,勇敢的探索者已經登上了世界屋脊。

    這是到目前為止,我們發現的青藏高原最高的一處古人類遺址,也是西藏地區年代最久遠的一處古人類遺址。

    這項研究成果被發表于2018年年底的美國《Science》雜志上,同期還配備了一篇評論文章,對成果給予了高度肯定,引起了媒體極大的關注。

    這項成果還在2018年被中國科學院選為十大亮點成果,中國古生物協會也推薦其為十大亮點進展。

    尼阿底遺址實際是一個露天遺址,很久以前,古人類就到那個地方去采集原料、制作工具,并且留下了豐富的文化遺存。

    4萬年前他們就在這里留下了清晰而堅實的足跡,后來的探索者不過是踏著他們的足跡去尋找他們的遺跡和遺物。

    但是,他們來自哪里?他們與現代的藏民有什么樣的關系?他們具體又是如何生產和生活的?這些問題我們還在繼續研究和探討。

    舊石器時代是人類歷史長河中一個漫長的階段。我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帶領大家從頭到尾走一遍。但是我想告訴大家,這個時代離我們并不遙遠,而且非常重要。

    在這數百萬年的時間里,我們的祖先退去了濃密的體毛,變成了現代人靈巧的身軀;他們隱去了粗壯而突起的眉脊,發育出了充滿智慧的大腦;

    他們從茹毛飲血變為現在追求烹飪美食技巧;從曾經的弱勢群體變成現在地球萬物的主宰;從原來僅居住在局部地區到現在遍布世界各地。

    這是一個偉大的過程,我們不能忘記過去,因為我們是從過去走過來的,沒有昨天就沒有今天。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塵世萬相  > 精讀深思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北京猿人及年代更早的遺跡
文化臨汾:丁村文化與中華古人類文明
周口店“北京人”遺址
中國文明源流及考古
人類
大歷史---舊石器時代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11选5前三组